目前日期文章:20091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雖然不太看港漫,也從未看過風雲的漫畫,但小時候見識到了首集電影奇幻式武俠風采,絢爛奪目,五彩繽紛,令人不敢相信是由香港獨力打造的視覺特效,以及電影所帶動的各種周邊熱潮,都讓幼時的我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尤其是雄霸的不怒自威,步驚雲和聶風的帥氣,也使得這部電影不只是技術,更有角色魅力。
  也因為如此,當鏡頭給了步驚雲第一個特寫,以及聶風現身,在空中轉啊轉的踢向絕無神,不禁有一種 "啊!老朋友,終於又見面啦!" 的感動。之後無名使動萬劍歸宗力拼絕無神,步驚雲破解悲痛莫名和再戰絕無神時的戰術,絕無神廢話還沒說完步驚雲就直接砍下去的幽默等,都是本片中不錯的鏡頭橋段。
  但我實在無法喜歡這部電影,頭一個原因就是出在劇本。
  一個意圖染指中原的大魔王,抓來各方武林高手包括看起來最佳狀況其實足以和絕無神一拼的無名,這麼澎湃磅礡,可以拍的很曲折的劇情就這樣用幾行文字交代過去就算,接下來就非常直線思考的開始進行風雲各自練功進修的過程。但是既然邪皇坐擁可以瞬間提升功力如此之多的魔池,絕無神這種惡霸早該來搶了,結果卻跑去拿一個不知道能幹什麼用,攸關所謂神州氣運的龍骨。而步驚雲在無名的指導之下領悟到了全新劍道,言下之意似乎威力也不遜於入魔的聶風,那聶風入魔真的是入心酸的。和兩個女角的感情戲實在薄弱又莫名其妙,完全無法融入體會風雲和她們之間究竟有什麼深厚的感情,尤其是那個毫無鋪陳,有如從地底冒出來的第二夢。
  未成魔,先成鬼,卻出乎邪皇意料沒有成鬼的聶風殺光一眾雜魚之後跑走,第二夢幽幽的說我知道風大哥去哪,結果聶風卻被師兄的氣給吸引到了龍塚,那第二夢講的這句話不就一點意義都沒有了?步驚雲明知風雲聯手才有可能擊敗絕無神,卻不先設法找到聶風,反而就自己跑去單挑絕無神?好吧,或許當時事態緊急,畢竟那個被搶走之後到底要幹嘛都不知道的龍骨都快被搶走了,聶風因為兩人宿命的牽引也跟著來到那也就罷了,但很顯然的神智不清的聶風是來亂的,所謂的風雲兩人聯手會有一股越戰越強的力量也沒有再去著墨了,絕無神這個看似大魔王,實際上只是沒啥作為的過場動畫,就這樣領了便當下場。

Cyclop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方風近年吹進好萊塢,不少亞洲演員紛紛進軍美國最大的電影工業市場,以東方素材作為題材的電影也拍了好幾部,但個人認為其中只有<末代武士>算是抓到了"侍"的精神,其他畫虎不成反類犬的作品就不再這裡多提。
  往年以忍者當作主題或在其中出現身影的電影也不在少,但這個神祕的古老職業卻似乎從未被認真正視過,往往淪落為揶揄嘲諷甚至羞辱惡搞的對象。在我淺薄的印象之中,只有在前述的<末代武士>曾看過忍者老老實實的以暗殺者的身分出現,但也不過只是戲中的小小插曲罷了。(至於<大盜五右衛門><忍>等日片當中出現的忍者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山口組混混們對刺青老頭顫抖著所道出的這個不該存在於現代的古老傳說感到可笑,或許也代表著忍者在過去的好萊塢電影之中的身分地位是多麼不堪,又多麼的不受重視。幸好,刺青老人的恐懼不再只是空穴來風,本片的忍者們總算一吐怨氣,帥到極點的從陰影中緩緩站起身來,又帥氣滿點的將一眾坐擁女人,無法忍受刺青痛楚只會拿槍耍狠的幫派份子砍的七零八落,斷首殘肢,誇張血腥,毫不避諱,差點沒讓我站起身來鼓掌大叫:"這真是太爽快啦!"
  即便本片角色個性平板,幾乎禁不起一點檢視的劇情,有不如無的內心戲,薄弱的動機,莫名其妙的感情,都因為本片製作群那股總算將忍者題材嚴肅以對的認真心態而變得比較不會令人不耐,也比較值得原諒。畢竟本片的中心全都放在一個意象,一個"忍者就應該像這樣!"的意象上面,因此,千年來替各國政府從事暗殺的秘密組織竟然架構如此簡單,所謂九大家族也是無聲無息,這一切問題都不再重要,畢竟這些都是極度簡化過後,就某種程度類似於<滿城盡帶黃金甲>那樣,目的只不過是為了一個簡化過後的意象。
  但是真正的忍者究竟應該是怎麼樣?沒有人看過,也沒有人知道,但至少,本片當中的忍者的確彷彿影子般如鬼似魅,絕對不容失手的暗殺買命,手法殘忍,神乎其神卻又讓人覺得還算可信,回憶中的訓練過程殘酷的有模有樣,格鬥技巧扎實兇狠,雨先生那充滿說服力,佈滿疤痕精壯身材,拳拳到肉,刀刀見血,滿天飛舞的手裡劍搭配血漿,以及不時伸向觀眾的長鏈刀,都令人對此片沒有資金製成3D版感到惋惜,當然,結印療傷甚至有如讀心術一般的心靈傳音也沒有少,當一眾忍者在黑暗的工廠中自陰影緩緩浮現,彷彿來自地獄的呢喃低語也結結實實的壓迫著觀眾神經。

Cyclop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