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已過子時,有的人沉沉睡去,有的人異常清醒,有的人靜默無語,有的人暢懷痛飲.

  他緩緩的走在樹林中,靠著星光勉強辨識著泥濘的道路.額上胡亂綁著的布片歪斜著一邊,血水還在滲出.好痛,他心想.

  不只是額頭上的傷口,還有被打腫的右邊眼睛,破裂的嘴角,連在混亂之後撿起來的,沾滿塵土的半個饅頭都難以張口咬下.

  吃?你還吃?都已經到這步田地了,你還偷吃?

  既然如此,他也只好默默放下手中的饅頭.算了,嘴上還痛著,饅頭又髒,他知道廚房裡的老劉在做的時候也不大注重衛生,鼻涕口水一起和麵.

Cyclop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