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四百年前

魔魁為禍武林

一代神人素還真

召集三傳人

在天脊峰上伏魔成功

神秘異獸非善類為搶奪天問石

魔魁為其所救

鳴劍山莊大小姐劍如冰犧牲自己結束了天問石事件

傲笑紅塵棄劍退隱海島

青陽子戰死

真正的武林浩劫

現在才要開始......







第一章



天脊峰,距離三教傳人於此地擒伏魔魁已過了三年.

荒涼依舊,杳無人煙,昔日大戰的痕跡已不復存,當時為儒教傳人劍君十二恨"君子風"所擊散的天地靈氣也重新匯聚成形.

群山疊嶂之中,一個迅捷無倫的黑色身影快速飛馳,幾個縱躍,踏上了天脊峰頂.

那人緩緩抬起頭,裹在黑色斗篷中的臉龐無法看清,天空濃墨般的雲層中所透出來的隱隱藍光即是天脊峰的天地靈氣.

驀然,那人沖天而起,飛入了雲層之中.霎時,昊光大盛,風雲變色,轟雷隆隆,金蛇亂竄,神州大地為之動搖!

海上孤島的峭壁之上,一個孤高的人影,棕色長髮隨著海風擺盪,銳利的雙眼卻注視著大陸上的驚天變動.

"浩劫再起......讓吾看看你的能力吧......"

此時天脊峰上亂石崩雲,詭異黑色人影裹在天地靈氣之中,全力吸收.他心知,此舉必會引起中原武林人士注意,必須加緊速度,在中原人士趕到之前,趕緊將天地靈氣吸收殆盡,免得被逮中功體最弱的時刻,那就前功盡棄了.

突然間,佛光大作,清亮的詩號劃破黑暗而來:"世事如棋,乾坤莫測,笑盡英雄啊!"

一條清聖的人影從天而降,莊嚴的面容,堅定的雙眼,拂塵僧袍,正是中原武林正道支柱,人稱"邪心魔佛"的百世經綸,梵天一頁書!

一頁書本在雲渡山修禪,今日見天脊峰方向產生異變,連忙趕來一探究竟.雙腳甫一落地,四面八方突然出現數十個黑影,紛紛撲向一頁書.

一頁書拂塵揮動,捲起萬丈氣流,眾黑影無法近身.一頁書定睛一看,這些黑影個個身著黑色斗篷,斗篷之下的雙眼斗大,隱隱發出黃光或紅光,雙頰凹陷,宛如骷髏,皮膚皺紋叢生,或呈墨綠,或呈烏黑,其形貌詭異已極.一頁書暗地思忖:"這些難道就是之前武林盛傳的異獸非善類嗎?"

思量未定,非善類攻勢又來,眾多非善類身形錯動,身法詭譎,在一頁書周圍打轉,在一頁書身周行成一圈又一圈的黑色漩渦.一頁書不為所動,掌劈塵揮,力道雄渾,所到之處非善類非死即傷.

非善類眼見敵人難以撼動,攻勢再變,身形交叉來去,速度越來越快,寒光四閃,鐮刀出手,在空中盤旋飛舞.一頁書見鐮刀頗為凌厲,腳下步法展開,絕頂輕功"倒踏蓮花"一出,躲避鐮刀和非善類拳爪的連環攻勢,拂塵連揮,一頁書穿梭在刀光黑影之中仍是遊刃有餘.

一頁書表面看來輕鬆,內心卻頗為焦急,他心知此時必然有人在吸收天地靈氣,這群非善類不過是替其掩護,偏偏數量眾多,一時難以掃平.

一頁書微一沉吟,深吸一口真氣,"天龍吼"沛然而出.強大的音波衝擊非善類,非善類發出陣陣哀號,紛紛爆體而亡,強大震盪之下,連在高空吸收天地靈氣的黑色人影都受到波及.黑色人影只覺真氣紊亂,甫吸收而來的天地靈氣無法收束妥當,此時又是騎虎難下,只好強行加速,希望及時將天地靈氣吸收完畢.

一頁書擊退了眾飛善類,左掌隨即凝氣,"大梵聖掌"朝著黑色人影發出,宏大掌氣應聲擊中,但是黑色人影竟然若無其事的受了下來.一頁書心中一凜,只見黑色人影緩緩落地,斗篷之中是一張無比醜惡的怪臉,形象彷若適才的非善類,但是不僅醜惡過之,邪氣也勝之,面目猙獰已極.身型比起一般的非善類魁梧,全身彷彿散發著無窮無盡的惡意,令人心驚膽顫之外,竟又藏著一絲絲難以費解的悲憫和哀愁.

這個黑色人影,便是非善類的首領------非善尊.

一頁書望著眼前的強敵,他深知,今天這一戰,可能會是自己生平之中最艱險的一場戰役.普天之下,能若無其事不檔不格而受下自己一掌可說絕無僅有.但越是強悍的敵人,一頁書越能凝神致志,此時,他眼神之堅,目光之炯,挾著適才天龍吼的餘威,竟震懾著非善尊不敢輕舉妄動.

非善尊此時體內已經有了沛然無可與抗的天地靈氣,這是魔魁當年千方百計想得到的究極力量,但是他自己本身的至陰邪氣和天地靈氣的淳然正氣正在互相糾纏盤旋,適才遭到天龍吼的影響,還有為了趕在一頁書出手之前強行吸收最後的天地靈氣,非善尊此時的功體其實尚未達到完全融合天地靈氣的地步.

一頁書眼光何等銳利,腳步移動,手上拂塵已然拂到了非善尊的面前,勁風已將非善尊的斗蓬刮的不停擺盪,非善尊急將身形往後,避開了這一拂.一頁書攻勢連綿,拂塵宛如狂風驟雨,毫無間隙,正是當年他在西丘見龍草延行而悟出的"千江萬流",果然有如江水一般波濤洶湧.

非善尊左避右閃,憑著絕頂輕功,詭異身法,在一頁書織成的拂塵網之中來去自如,漸漸的將自己化成一片黑色殘影,利爪也開始還擊,兩大高手在天脊峰上戰的天昏地暗,只見兩條人影交錯來去,看不清一招半式.

瞬間兩人都已拆了上千招,僵持不下.一頁書本就不以速度見長,非善尊卻是以快打快的高手,總算一頁書武功精深,方可撐持,此時他慢慢調整了戰法,將招式放慢,力量越來越重,捲起一股又一股的塵沙.但是非善尊速度未減,力道卻能相應加重,那柄巨大的鐮刀,對非善尊而言竟宛如一把小匕首般的輕靈,但是砍斬的力道卻像是開山大斧一般,而那凌厲狠辣的招式彷彿飛抓,詭異莫測的角度如同軟鞭,配上非善尊詭祕的身法,刀是刀,人是人,似乎是完全不相干的個體,各有自己的主體意志,一頁書漸趨下風.

依常理而論,非善尊為非善類之首,武功確為非善類之冠,但是他功夫再高,也絕對難敵向有中原第一高手之稱的一頁書.只是現在非善尊身懷天地靈氣,此時漸漸釋放出來,武功威力陡增一倍,搭配上非善尊本身具有的邪氣,形成一股極其特殊的內力,竟連一頁書都感到不支.

非善尊右爪抓向一頁書的右頸,一頁書側身閃過,孰料鐮刀早已在一頁書閃避的路徑等候.一頁書拂塵急捲,捲住鐮刀刀柄,稍阻來勢,此時非善尊左爪又到,一頁書向後急仰,飛起一腳,非善尊滴溜溜一個轉身,雙爪猛地向下插落.一頁書只得放開拂塵,身形急速挪移,抄起一塊大石往非善尊推了過去.非善尊揮刀猛砍,大石瞬間四散,一頁書趁其刀勢在外,急切難收的情況,突然欺近身去,將捲在鐮刀刀柄上的拂塵收回,百忙之中發出一掌,正中非善尊的右肩.非善尊身子一幌,左爪疾出,鐮刀回勾,勾向一頁書的後腦門.一頁書連忙用拂塵捲住非善尊的左臂,聽得後腦風聲虎虎,頭慌忙一低,以間不容隙的距離避過這毒辣的一刀,只聽" 擦"的一聲,鐮刀已經將拂塵柄斷為兩截.一頁書疾退數步,看了一眼手上斷柄,臉色一沉,猛力向非善尊擲了過去,非善尊左臂一振,拂塵絲寸寸斷絕,右爪疾出,欲抓住飛來的拂塵柄.也是他過於托大,一頁書何等人物,這一擲的力道何等威猛,拂塵柄入手,非善尊只覺虎口發熱,正心想這禿驢的功力好生厲害,一頁書已經拳掌齊出,蹂身而上,展開"菩薩印"掌法,招招雄渾,式式精妙,一時之間,非善尊竟佔不了半分便宜.

再鬥片刻,一頁書畢竟赤手空拳,非善尊重新取回上風,鐮刀揮舞開來範圍極大,一頁書再也無法靠近非善尊周身六尺以內,兩人激戰良久,一頁書身上已多處帶傷,雖都不重,鮮血卻已經染上僧袍.

一頁書眼見情況對己越來越不利,鬥志卻是越來越高昂,無奈氣力隨著鮮血一點一滴的流失,對手卻依舊狠辣兇殘.就在此時,一頁書心意已決!

一頁書連出三掌,身子向後飄開數丈,非善尊卻也不欲追擊,心想這和尚已是強弩之末,何足懼哉?

一頁書目不轉睛的瞪著眼前的強敵,腦海浮現的是自己過去叱吒江湖的種種,惡人聽到自己的威名就心驚膽顫......對待惡人心狠手辣,玉石俱焚的行事風格......邪心魔佛的外號......百姓卻將自己當成萬家生佛......想到武林的後輩,素還真,葉小釵,莫召奴......這些人現在都可以獨當一面......成為正道的棟樑......而眼前此魔,卻是非誅不可,絕對不可以讓他從自己的手下獲勝而荼毒人間!

一頁書緩緩將雙手合十,道:"邪魔歪道!今日一頁書絕不容汝活著下這天脊峰危害世人!吾將以至高無上的清聖佛光將汝煉化!煅魔真火!"

突然,只見沖天烈焰鋪天蓋地,一頁書以畢生功力運出的煅魔真火在四周圍形成一股巨大的火柱,迅速飛騰,不斷擴張,非善尊見此招非同小可,連忙運起全身天地靈氣,雙掌齊出,一頁書大喝一聲,雙掌平推,閃耀著清聖佛光的火燄將兩人包裹在內,非善尊插在一旁的鐮刀竟然開始融化,兩人掌力相撞,衝擊力道直貫入整座天脊峰.只聽得震天價一聲巨響,天脊峰承受不住兩人內力相拼,竟爾開始分崩離析,緩緩塌陷!

一陣天搖地動之後,天脊峰竟為兩人的內力夷為平地,只留下滾滾的蕈狀黑雲以及遍地的亂石.一頁書和非善尊則影蹤全無,消失在瀰漫的煙塵之中.
創作者介紹

影形人Cyclops' Nerd Field

Cyclop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