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微風,琴聲,涼亭,黃昏.是景色讓心涼了,還是心涼了景色?

墳塚,白衣,伊人,權勢.是江湖選擇了殺戮,還是殺戮選擇了江湖?

涼心居,如今只求一身清涼,以及最重要的,一心清涼.在亭下彈琴的是一名白衣秀士,白色長髮,蒼白面容,彈著純淨潔白的琴,對著一座冰冷的墓碑,他的表情似乎也是冰冷的.在這張俊雅的臉孔之下,心,是不是也像冰一樣的涼?

沒有人知道.即使,他被稱為天魔錄當中的第一智者,也不知道.

遠方,呼應似的,響起幾聲清澈琴聲.帶著一點瀟灑,一點豪邁,一點自在.白衣人微微一笑,手勢輕揚,曲調從原先的冰清透徹轉為淡淡的歡迎.一靜一動的兩種琴聲和鳴,遠方的琴聲逐漸近了.一名身披藏青布袍的黑髮人士,抱著通體漆黑發亮的古琴,緩步走進涼心居.

"你還是忘不了她嗎?"黑髮人看了看墓碑,轉頭問白衣人.

"她活在我們所有人的心中,又有誰能忘的了?"白衣人緩緩答道.

"退隱,只是求得一己的逍遙自在,你卻把自己的心冰封在小小一個涼心居裡,我想,她也不會希望看到你如此."

白衣人苦笑不答.

黑髮人又道:"故人來訪,也不見你表露歡欣之色.看來你的心已然如同外號所說一般了."

"玉骨冰心的本色,本是這般."

"哈!這話真讓我這老朋友心寒!不知道刀劍雙魔聽到你白無垢如此絕情,又會做何感想."

白無垢微微一笑."來到涼心居,心焉能不寒?"

黑髮人笑道:"待我找到刀劍雙魔,一定要把他們也帶來你這涼心居,把你這脾氣改一改."

白無垢道:"刀劍雙魔的行蹤就算是天魔使用心法去找也未必找得著,你琴魔雖然厲害,只怕也無功而返."

琴魔笑道:"浪跡天涯,隱遁世間,無所謂返與不返."

白無垢道:"多年不見,你瀟灑依舊不減."

琴魔又看了看墓碑,嘆道:"天魔讓你常伴聖母之側,也不枉了你對聖母的這番情意."

白無垢道:"聖母生前最愛你的琴聲,我們合奏一曲,讓聖母再次聆賞你的高超琴藝吧."

琴魔笑道:"想當年我這無量琴還是聖母請求天魔送我的呢.後來聖母香消玉殞,我的知音又少了一名......" 琴魔雙手一振,清亮的琴聲響徹雲霄,白無垢撥弦相和."如今只能用這一首琴曲以悼聖母,同時以慰朋友!"

琴聲悠揚,天地同醉.兩位朋友,一為知音,一為知己,全世界彷彿只容得下他們的琴聲,他們所演奏的天籟,以及他們滿滿的情感.

突然間,"錚"的一聲響,白無垢手上琴弦斷了一根,臉色微變.琴魔停下彈奏,問道:"怎麼?" 話才剛問完,神色也是一變.

琴魔沉吟道:"這股魔氣......帶著很強烈的敵意往聖城而去了."

白無垢點頭道:"很熟悉,卻又截然不同於以往的強大,聖城危矣."

琴魔道:"嗯,我雖離開聖城已久,但舊友有難,不能不管." 琴魔站起身來,正欲離開時,轉念一想,又回過頭來道:"心永遠不可能是冰冷的.如果你不掛念天魔,掛念聖城,何以琴弦會斷?"

白無垢向聖母之墓望了一眼,緩緩站了起來.

琴魔大喜,兩人不約而同展開輕功,直奔聖城的方向而去.



聖城,魔界的首都.自從魔界由天魔掌權之後,聖城一直是魔界的權力核心.巍峨的城牆,高聳的屠變之塔,強盛的兵力駐守,從來沒有人敢小看魔界的勢力,當今的領導者天魔更是一名了不起的人物.據說,他武功之高,幾已可和中原第一高手一頁書比肩,其雄才大略,宅心仁厚更讓他成為魔界少數愛好和平,極得民心的仁君.

聖城之外,一條魁梧的人影信步走近.

城門上駐守的魔兵叫道:"喂!朋友!想進城,先通報姓名,再由我們往上稟告,得到許可方能你進來."

那人嘴角微揚,腳下不停,一語不發.

那魔兵低聲對一旁的手下吩咐:"情況有點不對頭,你趕緊去請赤凌宵明大人來城頭." 隨即又對那人高聲叫道:"朋友!再不停步,我可要下令放箭了!"

語音剛落,牆頭刷的一聲,數十名弓箭手張弓搭弦,對準來人.那人看也不看,大踏步向前.

那魔兵看情況不對,下令發射.數十支弓箭挾著勁風射向那人.那人手也不抬,只見弓箭在他四周彷彿碰到一堵無形的牆,紛紛斷折.那人哈哈大笑,只震得牆頭上的眾魔兵頭昏腦脹,有的更是抱著頭在地上打滾,連叫:"唉唷!我的頭好疼!""別笑了!別再笑了!"

那人笑道:"想知道本座的姓名?" 大笑聲中,雙掌已經平貼在聖城的城門.只聽得轟隆隆數聲巨響,巨大的城門竟然向內炸開,土石木屑紛飛.煙塵中,那人緩緩的走進聖城,笑道:"快去通報你們上司,就說是魔魁求見!"

眾魔兵一聽,無不大驚失色.一人運掌成風,和身撲向魔魁,但是來到魔魁面前七呎左右的距離,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彈了回來.那人騰騰騰的不住倒退,力量尤未止歇,人群中又躍出一人,單掌抵住前一人的背心,這才止了倒退之勢.後一人低聲道:"赤凌宵明,你不是魔魁的對手,快去和其餘五魔將率領士兵,在城牆和各城門守衛.這兒由我先擋著,趕快派人稟報天魔."

赤凌宵明趕到現場,親眼見到魔魁破門而入的威勢,但他天生一副不怕死的個性,適才那一掌竭盡平生之力,孰料連敵人周身七呎都無法靠近,看來魔魁只是輕輕的將自己彈了回去,否則恐怕已成為筋骨俱碎的一具屍體了.他回頭一看,只見一張輪廓甚深的臉孔,雙眼精光四射,正是天魔錄中指爪功夫排行第一的指魔 ------修羅手.

天魔在白無垢,刀劍雙魔,琴魔和指魔幫助之下重掌魔界後,只剩指魔尚留在聖城輔佐,其餘四人退隱山林之心甚強,天魔挽留不成,也只好任憑四人隱遁.

赤凌宵明點了點頭,立刻奔去協助守城,指魔雙掌一錯,"天殘手"絕技即刻發出,魔魁拆了數招,只招架,不反擊,指魔的天殘手招數千變萬化,皆是貼身進手招式,魔魁展開小擒拿手法反來勾抓指魔的手臂,兩人轉瞬間拆了數十招,指魔生平絕技竟完全無功.魔魁忽地右手一伸,左掌斜引,指魔右臂遭制.指魔大驚,左掌"貫天手"打出,勢道威猛,去向巧妙,魔魁讚了聲:"好!不愧是天魔錄指爪功夫之首!" 其勢只得放開指魔,方能拆解此招,魔魁右手一揮,將指魔拋出三丈之外,指魔穩穩站定,驚疑交集:"魔魁數年前為三傳人所敗,隨後被非善類所劫,此後一直沒有下文,今天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若說不是,那天下間又有哪個人物形貌如此相似,武功又如此之高的?"

背後一個渾厚低沉的聲音響起:"指魔,快去指揮六魔將守城!"

指魔回頭一望,道:"天魔!"

只見一個魁偉身影,身著藍黑色天蠍戰袍,威風凜凜,膚色黝黑,面孔充滿霸氣之外,仍感受的出霸氣之下的仁慈寬厚,正是魔界當今霸主--------天魔.

天魔道:"快去吧,這裡交給吾."

指魔遲疑道:"可是......"

天魔道:"請你相信吾這個兄弟,更請你相信吾這個上司."

指魔點了點頭,道:"好!自己小心!"

天魔道:"你也是,聖城的安危就靠你了!"

指魔一揖,幾個縱躍,飛身上了城牆,詢問六魔將之一的魔御使:''有什麼動靜沒有?"

魔御使搖頭道:"沒有."

指魔將手舉起,示意眾魔兵安靜下來,自己凝神傾聽.只聽得遠處悶雷陣陣,竟然越來越近,遠處山頭突然佈滿了黑壓壓的一片,城牆眾人臉色為之一變.只見漫山遍野,面目猙獰的魔物大軍,迅速向著聖城移動,此時悶雷也不再微弱,而是震天嘎響的戰鼓齊鳴.

指魔喃喃道:"這些就是傳說中魔魁之墓的獸魔石像嗎......"

眾魔兵高聲發喊:"快!弓箭手!""拼死守城!""絕不讓敵人攻進聖城!"

一場驚心動魄的守城殊死戰,就在獸魔大軍一具又一具的雲梯升起之後慘烈展開.指魔縱聲叫道:"赤凌霄明!魔鎌使!你們兩個快用大石巨木把正城門口堵死!別讓敵軍從缺口進來!我和魔御使守住正門,藍炎鬼面,天絕子和戰魔使分守東南西三面!"

天魔和魔魁,兩大當今魔界中的頂尖高手,凝神看著對方.四周圍殺聲震天,天魔絲毫不為所動,依然氣定神閒.魔魁也暗自佩服天魔的定力驚人. 驀然,兩個人影瞬動,只聽得啪啪啪三聲輕響,兩人已然輕描淡寫的連對了三掌,三掌對完,兩人退回原地. 而這看似普通的三掌,卻震得地上石磚盡碎,四周砂石飛揚. 魔魁哈哈大笑,笑的是天魔不負所望;天魔微微一笑,笑的是魔魁名不虛傳! 兩人心裡有數,四掌再度相接,天魔掌法古拙雄渾,大氣凜然;魔魁掌法大開大闔,有如大刀闊斧一般凌厲無倫.

源源不絕的獸魔大軍蜂擁而來,個個兇殘狂野,純粹獸性的凶猛攻擊,讓聖城魔兵幾乎招架不住,縱有為護聖城拼死的決心,面對瘋狂的獸魔大軍仍然漸漸不敵.

"快放箭!快放箭!""又有一具雲梯升起來了!""快,再給我幾顆石頭!""誓死保護聖城!""把正門堵起來!"

指魔站在城牆上指揮,眼見戰況極度不利,卻也無計可施.一瞥眼,只見一名中等身材的男子,其貌不揚,手中卻拖著一柄足足有其兩倍身長的巨鎚,往聖城正門口大踏步走近.那男子走近之後,原本負責使用巨木欲將大門再次撞開的獸魔群紛向兩旁讓開,那男子舉起手上巨鎚,在空中舞了兩圈,猛力向城門擊下去,砰的一聲巨響,原本已經被赤凌霄明和魔鎌使指揮眾人用巨石木材堵起來的正門猛地一震,崩落了數塊石材木頭.指魔一驚:"好大的力氣!"

那人繼續用力敲擊城門,不一會門上已迸現裂痕,赤凌霄明和魔鎌使見狀即刻再度修補,但兩人集合魔兵堵門的力量竟還跟不上一個人揮舞巨槌破門的速度.指魔看情況不對,突然縱身躍下,幾十頭獸魔立刻圍了上來,指魔指氣連發,左突右衝,幾個縱躍,擺脫眾獸,衝到那舞著巨槌破門的人身後,凝氣於指,往那人的背心直戳過去.
創作者介紹

影形人Cyclops' Nerd Field

Cyclop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