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夕之間風雲變色的聖城,整個魔界的權力核心,屠變之塔頂層,天魔的王座也在一夕之間易主.
魔魁撫著雕工精細,金碧輝煌的王座,想著自己總算再度掌握大權,不禁躊躇滿志.現下已奪回魔界,再來就是進軍中原,取得天下! 當然,還有那與自己進行秘密交易的組織,也是絕不可留......

忽來一陣清風吹拂,一根翠羽輕飄飄的送了進來.大殿屏風簾幕之後,倒映出一個人影.

魔魁坐在王座上,道:"你來了?"

人影道:"是.".

魔魁道:"此次多虧了你,本座才能如此順利重掌魔界,先不說適才你破了白無垢那廝的陣局,你抓準了聖城兵力空虛的時機,掌握魔界中人的心態,還復活了魔魁之墓中的獸魔人軍力,本次戰役,你是最大功臣."

人影哈哈一笑,道:"白無垢乃當世奇才,本公子能破他剛才的陣法,不過是因為他倉卒之下,難以完備.但即便如此,誅心斷邪兩人已是無法應付.先前他在聖城外圍所設下的三道防線,本公子可是花了數月的時間方能破解."

魔魁恨道:"本來萬無一失的布局,卻被這些天魔舊時餘黨給破壞,實在可惱."

人影道:"魔界中雖有不少人反對天魔的行事作風,但是天魔畢竟有其過人之處,除了那幾名高手之外,要把魔界之中所有勢力盡皆收編,卻也絕非易事."

魔魁道:"不錯,天魔近年來止戰息武,雖讓百姓得養生息,但是魔性不願苟安,這點必須好好利用."

人影道:"天魔行事溫和,雖讓不少魔界份子不滿,但也不至於讓兩方交惡,依天魔等人的人緣,必須慎防反撲."

"讓這班人逃脫,毋寧縱虎歸山!" 魔魁道:"本座即刻派兵前往涼心居,搜查這一干人的行蹤."

人影笑道:"以白無垢之能,豈會待在涼心居等追兵上門?天魔等人與中原素來交好,必向素還真求援."

魔魁哼了一聲,道:"素還真!當年策畫在天脊峰圍殺本座,這筆帳本座必討!三傳人的下落呢?"

人影道:"應該還在武林各地尋找菩提明鏡,目前並無下文."

魔魁道:"三傳人......當年為其所敗,本座要他們付出代價!"

人影續道:"除了中原勢力,和你做交易的一方獲利不在你之下,必須嚴加提防."

魔魁笑道:"那些奇異生物心性單純,不擅謀略,若也能納為己用,實乃我方一大助力."

"嗯......" 人影道:"另外,破千軍,鬼姬等人實力堅強,已是一時之選的強將,但是須提防他們各懷鬼胎,助力反成阻力."

魔魁點頭道:"他們都是你這些年來暗中延攬的人材,當年本座苦無強將,只有誅心,斷邪等人堪用,也是敗因之一. 如今多虧了你,本座手下人材濟濟,運籌帷幄再也不愁捉襟見肘了."

人影笑道:"魔魁不用客氣."

大笑聲中,人影化作數根翠綠羽毛,隨風隱去.




潺潺流水,流過一座彎月般的白色拱橋,橋上護欄以複雜雕花做為裝飾.流水通向一池開滿蓮花的水塘,一旁如絹如綢般的瀑布激起迷矇水霧,一彎虹彩就掛在霧氣之中.假山和大自然如假包換的山壁相映成趣,奇山奇石之中,卻又建著幾座高雅別緻的園林建築,寶藍色琉璃瓦反射出耀眼陽光,雕樑畫棟,仙氣飄邈.

此地正是中原武林正道棟樑,一代神人清香白蓮素還真的居所,琉璃仙境.

一陣急促的馬蹄聲以極快的速度向琉璃仙境飛馳而去,不一會兒功夫就抵達了橋邊.只見一輛車棚略顯老舊的馬車,拖著馬車的竟然是一匹沒有血肉的骷髏馬!

車棚內躍下一人,手持陰陽扇,身披一席華麗黑白兩分的皮草,臉上膚色竟也是詭異的黑白雙分,左邊黑,右邊白,珍珠冠下的長髮髮色則和臉色相反.

那人縱聲大喊:"素還真! 快出來!"

只見從琉璃仙境之內,緩緩走出一位仙風道骨,脫俗出塵的人物來.頭頂蓮冠,手持拂塵,身著白袍,眉心一點丹砂,白髮飄逸,正是清香白蓮素還真.

素還真一見到來者,滿面堆歡,笑道:"是黑白郎君南宮恨,久見了."

南宮恨不發一語,回身從車棚內抱出一人,素還真定睛一看,大驚失色,連退三步,驚呼:"前輩!"

只見南宮恨懷中之人,雙目緊閉,滿身塵土,血跡斑斑,正是百世經綸一頁書.

南宮恨道:"快把這個和尚放到床上吧,好好看看他究竟是受了什麼傷."

兩人急忙將一頁書安置在一間客房內,素還真讓一頁書盤坐在床上,自己盤膝坐在一頁書身後,雙掌抵住一頁書的背心,運氣輸送內力.過了約莫兩盞茶時分,素還真才下床,嘆了一口氣,讓一頁書躺平.

黑白郎君問道:"怎麼樣?"

"情況不妙." 素還真搖頭道:"前輩身上的內傷太重,而且傷勢詭異,現在只能吊住前輩一口氣,但是能否康復就很難說了."

黑白郎君皺眉道:"你是神農醫譜的作者,連你也束手無策嗎?"

"也不是全然束手無策,只是要治癒這種內傷,不是十天半月就能解決的事情." 素還真嘆道:"你是在何處發現前輩的?"

南宮恨道:"我原本在武林道上閒遊,突然看見天脊峰方向煙塵瀰漫,於是驅車前往一探,天脊峰已成了平地.亂石堆中卻讓我發現奄奄一息的一頁書."

素還真沉吟道:"嗯......天脊峰......"

南宮恨道:"究竟是誰,有這個能耐把一頁書打成這樣?"

素還真道:"武林之中,有這種能耐的人寥寥可數......"

此時,屋外詩號響起:"白髮三千橫世態,玉骨冰心縱蒼穹;風節自古如殘照,青袍一舞笑人庸."

素還真走出客房,一個白色身影站在蓮花池畔,見素還真走了出來,作了一揖,素還真還禮,道:"是白先生.今日來到琉璃仙境,有何要事?"

那人正是玉骨冰心白無垢."在下有一事相告." 白無垢道:"嗯?素還真,你神色凝重,面有愁容,發生何事?"

素還真嘆了一口氣,道:"你進來屋內看看便知."

白無垢隨著素還真走進客房,見到黑白郎君,道:"嗯?閣下就是黑白郎君南宮恨嗎?白無垢久仰."

黑白郎君道:"你就是天魔錄中的第一智者嗎?比起素還真如何?"

白無垢微笑道:"在下可不敢和清香白蓮為敵." 往床舖一看,驚道:"這是一頁書?怎會傷成這樣?"

素還真搖頭道:"劣者雖已略知一二,但還是有一事不明.還請白先生說說你的看法."

白無垢不答,走到床鋪旁提起一頁書的手臂,把了把脈,沉吟半晌,道:"我醫理雖不及你,但尚能得知傷了一頁書的這股內力極為特殊,表面雖是天地間聚集而成的宏大正氣,卻暗藏至陰至邪之氣.威力無比."

素還真指了指一頁書身上刀傷,道:"這種刀傷,跟當年青陽身上的極為相似."

白無垢笑道:"說來正巧,看來你所不明白的事情,在下即將為你解答,而在下先前所不明白的事情,在看過一頁書的傷勢之後,也已經明白了."
創作者介紹

影形人Cyclops' Nerd Field

Cyclop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