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第八章





素續緣和韓玨書兩個少年並肩走著,兩人有說有笑,一見如故.素續緣個性老成穩重,武林歷練豐富,韓玨書初出江湖,天不怕地不怕,兩人性格相差甚遠,卻異常投機.

素續緣道:"爹對韓兄應該是青眼有加."

韓玨書道:"怎麼說?"

素續緣笑道:"據說瓊音玉閣之中美女如雲,如果韓兄此去能有什麼萍水之緣,便是家父的功勞了."

韓玨書道:"你眼紅嗎?不然我們對調任務好了,只可惜我沒你的醫術."

素續緣微微搖頭,道:"我一生潛心醫術,前陣子蒙七指神相舒石公傳授術法精要,我總想著該如何分擔些家父身上的重擔,紅顏之事未曾想過."

韓玨書奇道:"你出道甚早,沒遇見哪家姑娘令你心動的嗎?"

"江湖上腥風血雨,刀光劍影,性命都自顧不暇,哪有餘裕對什麼姑娘動心?" 素續緣笑道:"送到此處,也該向韓兄道別了.祝韓兄順莉求得靈藥."

韓玨書笑道:"好!一有消息,我會馬上回來."

素續緣拱手躬身道:"替一頁書前輩向你道謝."

韓玨書道:"不必客氣,傳我武功的那人也吩咐過我,如果是素還真等正道人士有事需要人手,我絕對不可以推辭.就此別過!"

兩人道別之後,素續緣回轉琉璃仙境,韓玨書伸展了一下身子,道:"好!我就來看看瓊音玉閣到底又是個什麼樣的人間仙境."





昔日遊客絡繹不絕,以奇特建築構造著稱的遊憩聖地天象塔,如今門可羅雀,杳無人跡.即便是藍天白雲,天氣宜人,近幾個月來人人聞之色變,已不知斷送多少冤魂在內的天象塔,卻彷彿籠罩在一層肅殺的陰影之下.

塔外,劍君十二恨緩步走近,抬起頭來端詳了一陣,隨即邁步向前,準備進入塔內.

一旁樹叢之中忽然傳出人聲:"唉呀唉呀,莫向前請回頭,回頭有活路,向前見閻王!"

劍君回過身來,道:"朋友,此話怎說?"

樹叢中的那人道:"唉呀唉呀,我浪人前陣子聽得天象塔出事,死了好多人在裡面啊,小兄弟不知情嗎?"

劍君道:"知情,所以才來一探究竟."

那人道:"我一聽天象塔出事了,連忙趕到這裡,想阻止一干財迷心竅的糊塗蛋進去送死,可惜啊可惜,人心貪婪,大多不肯聽我的勸,這些人一進,果然是沒再出來的了."

劍君道:"在下非是為了內中財寶而來,乃是身有要任.如果朋友有察覺此塔的什麼端倪,煩請相告."

"唉呀唉呀," 樹叢林葉搖晃,躍下一人.只見那人頭戴斗笠,身披麻衣,背後揹了個竹簍,一臉鬍腮,不只是貌不驚人,平常幾乎不可能注意到這種人的存在. "不錯不錯,你看來的確不像那群糊塗蛋,你是藝高人膽大."

劍君見此人形貌如此粗陋,但言談特異,從樹叢越下的身形看來,不似凡輩,開口道:"朋友在此多時,可否告知在下天象塔的大略情況?"

那人道:"這座天象塔嘛,本來是按照天上星相運行所排設的機關塔,其用意的確是以保護物品為主.但是塔內機關早已荒廢多時,真有什麼寶物也早就被盜賊一掃而空.不過呢,我在這裡觀察的結果,天象塔內的機關不知為何竟然重新開始運作,威力顯是不小."

"多謝." 劍君略微沉吟,一拱手,轉身邁步走進塔內,竟不再對那人多看一眼.

那人看著劍君的背影,喃喃道:"唉呀唉呀,儒教傳人雖然名不虛傳,但孤身一人闖進天象塔,恐怕還是凶多吉少啊." 一邊說,一邊將背上的竹簍放在地上,從裡面取出一把銀白色長刀,道:"哼哼,可惜浪人我還是忍不住現身了,你們這群狗崽子們也趕快給我滾出來吧!"

話語方落,只見那人身後多了幾個若隱若現的鬼影,容貌模糊,縱是光天化日,依然陰氣森森.

鬼影氣若游絲的道:"不進塔者......死路一條......"

那人轉過身來,哈哈大笑,道:"進了塔也是死,不進也是死,連做強盜的都沒你們霸道."

鬼影不答,開始慢慢的繞著那人身周打轉.

那人笑道:"唉呀唉呀,我天涯刀˙落拓天涯當初來到這裡,沒被你們察覺,你們找來找去就是找不著我,如今我為了一見真豪傑一面,這才現身,真不知該說你們倒楣還是好運."

鬼影還是不答,倏忽間,眾鬼影展開攻擊,以看不清的形體,不可預測的路徑,對著落拓天涯一輪猛攻.

落拓天涯凝神應對,只見鬼影交錯來去,忽隱忽現,若即若離,一時似乎毫無敵蹤,一時似乎深陷重圍,中間夾雜著沒有預兆的掌風爪功突襲,委實令人防不勝防.落拓天涯舉起天涯刀緊守門戶,想先看清敵人的攻擊模式再說.

鬥了片刻,落拓天涯心中已有了個底,手中天涯刀似有意若無意,往左前方撩向右下角,雙眼卻目光渙散,移付魂不守舍的模樣,整個人看來漫不經心,隨性已極. 只聽的吱吱一聲怪叫,天涯刀被一團白霧裹住,落拓天涯刀氣瞬發,震散了白霧,旋即迴身一刀,招數依舊隨隨便便,但卻不偏不倚,正好砍中了正向他背後發動攻擊的鬼影,那鬼影霎時消散.

落拓天涯輕鬆揮灑,隨性所至,眾鬼影的攻擊均被動燭機先,毫無作用,不過鬼影雖散,卻總是能夠源源不絕的再生,落拓天涯雖立於不敗之地,但卻無法釜底抽薪.鬼影除之不盡,砍之不完.再這樣下去,落拓天涯遲早氣空力盡.

落拓天涯漸漸不耐,罵道:"死不完的狗崽仔,真是煩人!" 天涯刀左劈右砍,回轉如意,落拓天涯傲人刀式上手,只見刀光連閃,刀光之中的鬼影盡數消散,眾鬼影吱吱亂叫,包圍的圈子登時不如初時之小.刀光隱去之後, 眾鬼影立刻撲向中央佇刀喘息的落拓天涯.只聽得唰唰唰唰數聲,空中飄著鵝毛般的麻絮,落拓天涯卻不見人影!

眾鬼影一驚,四下張望,只見地上幾個大字:"毀衣之仇,惡鬼發愁!"

眾鬼影見敵人已遁,也漸漸消失,獨留孤零零的天象塔坐落於天地之間.



荒野之上,一隊鏢車正在趕路.領軍的鏢頭名喚魏東權,乃是天南鑣局首屈一指的保鏢能手,一手虎形拳名震綠林,曾敗過不少黑道中的厲害人物.

行至中途,只見前方一批黑衣人,約莫十五六人,手持鋼刀,目光炯炯,魏東權一舉手,保鑣車隊頓時停了下來,趟子手等紛紛抽出兵器待敵.

魏東權跳下馬來,高聲叫道:"朋友,何事阻攔?吾等乃是天南鏢局的車隊,如需接濟,不妨報上名來,以後也好講點交情." 他深知,保鑣之道不單單只靠手上功夫硬,柔軟身段,套交情賣好,人緣廣佈,有時往往才是一間鏢局屹立不搖的關鍵.

不料這批黑衣人恍如不聞,只見帶頭的低聲下了暗號,很快的將天南鏢局的車隊給圍了起來.魏東權眉頭一皺,倒也不懼.他知道路近絕龍嶺一帶,並無什麼勢力龐大的幫會或山寨,眼前這批匪人想必是初出道的雛兒,不足為懼.

只見黑影晃動,黑衣人發動攻勢,魏東權暴喝一聲,拳風虎虎,果然威猛之極.不料對手刀法千變萬化,竟是出乎意料的高明.魏東權一驚,拳勢登挫,黑衣人刀招持續進逼,魏東權左閃右躲,百忙之中回頭一望,只見鏢局的趟子手和其他鏢頭們早已被打倒在地,魏東權只覺左腰間劇痛,已被敵人用刀柄擊中,黑衣人下手如電,一個手刀輕輕斬在魏東權後頸,魏東權一聲悶哼,撲地而倒.

天南鏢局眾人萎頓在地,無法動彈.魏東權面如死灰,想不到自己竟然莫名奇妙的翻了船,連敵人是誰都拿不準路數.魏東權盯著眼前這群黑衣人,只見他們東張西望,竟對鏢車裡的物品不看一眼.魏東權一頭霧水,完全不知道這些人的目的和來歷是什麼.

只聽得一名黑衣人說道:"可以了,動手!"

另一名黑衣人掄起手上鋼刀,刷的一聲,就砍下了一名趟子手的腦袋.魏東權驚怒交集,舉凡黑道劫鏢,若是鏢局人馬失手,劫了鏢車鏢銀即可,斷無這般如同行刑的屠戮舉動.

鏢局眾人個個渾身顫抖,黑衣人手起刀落,魏東權大聲怒吼,眼見又要有一名趟子手喪命於鋼刀之下,突然一道刀氣以雷霆萬鈞之勢橫掃而至,十六名黑衣人舉刀合力抵擋,竟同時被震退了四五步.魏東權又是一驚,回頭望去,只見一名身材魁梧雄偉的白色長髮青年,身著一襲烏金戰甲,上頭綴飾著野獸皮毛,一張臉英氣勃勃,神態威猛,只這麼一站,端的是神威凜凜.肩上所扛著的巨大單刀,烏沉沉的,足足有六尺來長,刀柄頂端刻著一顆栩栩如生,神情不遜於主人的猙獰獅頭,氣勢非凡.

魏東權呆呆的望著那青年,猛地高聲叫道:"亂世狂刀!!是道教傳人亂世狂刀!!我們有救了!!"
創作者介紹

影形人Cyclops' Nerd Field

Cyclop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