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第十章





每流出一滴鮮血,黑白郎君的鬥志便增一分,絲毫不為眼前的劣勢所困.鬼王棺現今雖已實力大進,此時也不再故作弱勢,鬼王棺卻仍然戰不下身受重傷,神勇依舊的黑白郎君南宮恨.

鬼王棺右掌成抓,疾向黑白郎君左頸側抓去,這一抓隱含"小擒拿手""鬼爪手""幽魂魔手"等三路不同擒拿手法,掌力範圍甚廣; 左手拂塵倒轉,以塵柄連點黑白郎君右胸三處大穴,勢道勁急.南宮恨右手反拿鬼王棺右肘,左手持扇反背,以扇面抵住塵柄,平平推出.鬼王棺藉著這一推之勢, 避過南宮恨這一拿,隨即欺近身,抓向黑白郎君腰際,黑白郎君沉肩以右臂招架,左手陰陽扇對著鬼王棺頂門斬下,鬼王棺拂塵舉起,以柔勁將陰陽扇往左帶開,右掌迅速變招,一掌印向黑白郎君右胸. 黑白郎君冷不防飛起一腳,踢向鬼王棺右腰,逼的鬼王棺不得不再變招.

兩人近身搏鬥,變招都在瞬息之間,以快打快,已堪堪拆了三百餘招.

又鬥片刻,南宮恨額上汗珠逐漸滑落,呼吸也已不再徐緩.縱使鬥志不屈,但是體力卻隨著失去的鮮血而快速流逝.身受如此重傷,同時面對鬼王棺這等強敵,又得留神提防在一旁掩蓋著氣息,甚難察覺的殺手暗伏,深怕給影無人找到空檔,暗襲取命,強如黑白郎君,也已漸感不支.

鬼王棺見久鬥不下,早感焦躁.此時見黑白郎君疲態已現,"鬼爪手"凌厲招數更添凶狠,黑白郎君"地煞七十二絕式"縱然精妙狠辣,無奈力不從心,擋架之時招式使的過老,減了三分靈動,影無人身影瞬移,黑白郎君猝不及防,只得發出兩掌勉力護住要害,只感左膝劇痛,已中了影無人一刀.

一腿受創,黑白郎君搖搖欲墜,原本黑白雙分的華麗皮草,白色那一半上已濺滿點點鮮血.

鬼王棺大喜,拂塵揮出,正中黑白郎君左肩,陰陽扇脫手而出.黑白郎君倒退數步,只見眼前白光一閃,竟是影無人再施偷襲,危急之際,南宮恨深吸一口氣,勉力急轉身形,避過要害,但是右肩一痛,畢竟還是為影無人所傷.

左肋,右肩,左腿,三處傷勢,血流不止.黑白郎君終因失血過多,體力急遽流失之下,單膝落地.

影無人手提短劍,身影再次瞬動,瞄準了黑白郎君心臟,迅即刺出!

不料,黑白郎君左手猛然舉起,抓住影無人持劍右腕,劍尖硬生生停在南宮恨胸前,相距不過毫厘,影無人大驚,急忙連運三次勁力,但是不論是前刺還是後撤,都有如蜻蜓撼石柱,紋風不動!影無人驚道:"你......"

黑白郎君沉聲道:"憑你暗殺之能,要不是有鬼王棺掩護,焉能傷我?如今你已暗襲我三次,你的身法招式早已被我摸透!"

忽聽得掌風呼呼,鬼王棺怒喝聲中,向南宮恨擊出一掌,欲解救影無人之厄.黑白郎君大喝一聲,右掌伸出相抵.

只聽得砰的一響,南宮恨噴出了一口鮮血,兩人雙掌依然相抵.鬼王棺續催內勁,欲將難纏對手立斃掌下,左邊影無人也加重了向前突刺的力道,以求脫出黑白郎君左手的鉗制.

雙邊夾擊,逼命瞬間,危機迫在眉梢的南宮恨,口中發出的竟是不可一世的大笑!

鬼王棺及影無人一驚,忽覺黑白郎君體內內勁流轉,沛然無可與抗,鬼王棺驚道:"小心吶!"

"五絕神功......昊陽貫宇!!" 黑白郎君用盡畢生功力的豁命一擊,氣勢驚天動地,威力懾人.影無人既無擋架之功,亦無遁逃之力,全身骨骼筋脈內臟被震得寸寸斷絕,屍體癱軟在地,縮成一團.鬼王棺被宏大無濤的掌力震飛數丈,摔在地上,勉強爬了起來,只覺胸口悶塞,全身劇痛,哇的一聲,鮮血自口中狂噴而出.黑白郎君使出了這排山倒海的一擊,也已氣空力盡,笑聲斷絕,雙目一閉,神猛無倫,驍勇善戰的黑白郎君南宮恨,終也倒落塵埃.

鬼王棺咬牙苦撐,掙扎拖著踉蹌蹣跚的腳步,將全身餘力集於右掌,緩緩走向黑白郎君. "嘿......嘿......哈哈哈哈......你......你還沒死......我也還沒......只是你現在無力再戰,我卻......我卻還有......一掌之力......哈......哈哈......" 好不容易走回黑白郎君身旁,鬼王棺緩緩舉起右掌,作勢下擊.





暗夜時分,堪稱中原武林中流砥柱的林家莊依舊燈火通明,有如白晝,食客人潮熙來攘往,好不熱鬧.林家莊之主林逍然憑著家傳一手三十六招"曉寒劍法"以及十二式"碧波掌法",以及急公好義,愛交朋友的個性,在中原武林奠下頗為輝煌的地位.

今日乃是林逍然五十大壽,眾江湖豪客在林家莊大廳轟飲,意興飛揚,林逍然舉酒致意,威嚴的方臉之上推著笑意,眉宇間卻有著一絲擔憂.

林逍然走入內堂,林夫人迎了上來,林逍然問道:"綺兒還沒回來嗎?"

林夫人搖了搖頭,道:"那野丫頭,連自己父親的壽誕都要往外跑."

林逍然皺眉道:"綺兒這丫頭說什麼在外行俠仗義,多救得一人,多幫助一人,才是給我的最好禮物."

林夫人道:"平常日子還能讓她在外面野,可是今天......"

林逍然嘆了口氣,道:"綺兒還在其次,外面這許多賓客,他們的安危,現在全都記在林家莊的頭上了."

林夫人沉吟片刻,道:"林家成名數十年,從未結過甚麼冤家,到底為什麼......"

林逍然道:"莫說有沒有結過仇家,就算結過,這仇家的實力......"

林夫人嘆道:"連霧嚴山大俠岳昇都敗在他手下,首級還被送了過來示威......"

林逍然悲聲道:"敵人知道我和岳大俠有著過命交情,我......我若是不能替他報仇......"

林夫人顫聲道:"可是......可是你......岳大俠他實力遠在你之上,連他都慘遭一劍斷首,此人就算你我連手,也是毫無勝算......"

林逍然嘆道:"唉,敵人說要在我五十壽誕前來,我不願驚動眾多武林同道和綺兒,壽誕依然照常,就不知是否該請眾人幫忙還是該引開他們避過這無妄之災......"

林夫人毅然道:"你當日拿不定主意,今天大夥兒都來了,我相信大家也不是貪生怕死,棄朋友於不顧之徒,不如就請他們一起共抗強敵,敵人再強,難道又能強過這裡數百好手的圍攻?"

林逍然道:"敵人既然挑定了今日,更顯現出他的有恃無恐."

林夫人急道:"難道你便這麼坐以待斃?"

林逍然抬起頭,看了看焦急的愛妻,微微一笑,道:"怎麼可能?" 林逍然舉起手,摸著愛妻頭髮,道:"不論是你還是綺兒的性命,還是這裡許多武林同道的安危,都是支持我決心的動力啊."

深吸了一口氣,林逍然挺起身子,大踏步走出內堂,斟了一杯酒,朗聲道:"眾位朋友,請聽林某一言!"

武林群豪停下手邊筷子,掌上酒碗,千百道目光集於林逍然身上. 林逍然舉起了酒杯,道:"今天,看到這麼多好朋友前來替林某祝壽,林某實感欣慰.林某先向大家敬上一杯!" 語畢,林逍然將手上美酒一飲而盡. 群豪紛紛舉起酒碗回敬.

林逍然續道:"林某一生光明磊落,從未做過什麼對不起正道,對不起良心之事.無奈世道紛亂,吾輩縱然有心,也是莫可奈何."

群豪面面相覷,見林逍然神色凝重,不知發生了何事.

林逍然續道:"五天之前,林某收到一個木匣.木匣裡面,裝的是霧巖山岳昇岳大俠的頂上人頭!"

群豪聽到此言,同聲大嘩,議論紛紛.

林逍然續道:"除了岳大俠的首級,還有一封書信.信中言明,殺害岳大俠的兇手,將在林某壽誕之日,登門造訪."

群豪聞言又是一驚. 林逍然道:"岳大俠的實力,眾位心中有數.連他都慘虧於兇手之下,敵人的實力不言自明.林某之所以將壽誕照常舉行,乃是希望在場眾位朋友,能夠同心協力, 相助林某,更相助中原武林,一抗這個不知名的兇手魔頭!" 林逍然頓了一頓,道:"當然,林某隱瞞在先,使得在場眾位好友好心祝壽前來,卻身陷險境,林某好生過意不去,倘若有朋友不願倘此渾水,在敵人來襲之前,自行離去,也無不可,眾人也不得攔阻."

群豪沉默不語,大廳悄然無聲.

片刻,一人高聲叫道:"林莊主,大夥兒都是好朋友,你平日古道熱腸,義氣深重,今天你遭逢大難,我們又怎可能棄你於不顧?"

另一人叫道:"對對!大家同心協力,還怕什麼敵人?"

一時之間,大廳群豪此起彼落,紛紛表達相助之意,甚至已有數人拔出兵器,在莊園四周戒備了起來.

林逍然大是感動,道:"你們......" 在他心中,實是不願拖累這些江湖豪士,只是自己家人的性命,自己家傳百年的基業,又不得不讓他選擇奮戰到底.

得到眾人相助,林逍然心中大石暫時放下,群豪調派人手,守在莊園四周,留在大廳中的三百餘人,雖是繼續吃喝,但內心警戒,氣氛早已截然不同於先前.

時間已近子時,隨著時間流逝,林逍然心情越加緊繃,一方面憂心女兒怎麼還不回來,一方面更加憂心敵人究竟什麼時候才會現身.

此時,大廳中一人突然哈哈笑道:"敵人到現在還不現身,難道是怕了在場數百位江湖豪客嗎?"

另一人喝道:"姓龐的,給我住嘴!"

語音剛落,只見大廳之外多了一人,神情冷漠,一頭白色長髮在夜風中飄蕩,身披褐色布袍,背後負著一刀一劍,臉上一道刀疤自左額劃到了右頰,此人悄沒聲息的出現,在外守備的眾人竟毫無查覺,廳內眾人也絲毫不知此人究竟是如何出現,彷彿憑空自地底鑽出似的.

群豪呆了片刻,一人歡聲叫道:"是佛教傳人!是佛教傳人刀狂劍痴葉小釵!"

群豪一愣,笑逐顏開,連林逍然都掩飾不住內心激動站了起來,心想:"不想此人竟會出現在此!林家莊有救!"

不料,葉小釵肩膀微動,廳內廳外劍氣縱橫,白光四射,接著便是噴灑一地的艷紅鮮血,以及墜落無間的數十人頭!

群豪大驚,只見身亡的同伴連叫喊的餘地都沒有,已然身首分離,林逍然從狂喜到震驚,再到無可置信的憤怒,連自己也從沒想到,這一瞬間的情緒轉換竟會如此之快.

"葉小釵!" 林逍然怒極反笑. "想不到......想不到你竟然會是......哈哈哈哈哈......"

大廳之中群豪紛紛衝出,齊力攻向葉小釵,當然也不乏幾個戰意全失,趁隙脫逃之輩. 只見葉小釵反背雙手,緩緩向前邁步,竟將周圍群豪視若無物,銳利無匹的刀劍之氣卻依然當者披靡,所經之處,群豪兵刃斷折,非死即傷!

此時,在外守備的人手也已查覺莊內生變,紛紛趕回助陣,無奈葉小釵宛如死神降臨,片刻之間,前來林家莊祝壽的數百江湖豪客已然死傷殆盡. 林逍然夫婦手握長劍,止不住雙手顫抖,兩人內心所想,都只有三個字:"為什麼?"

林逍然顫聲道:"葉小釵......你是佛教傳人,更是成名已久的一代劍聖,俠名遠播,無人不敬,無人不仰.林某和你更是素未謀面......你......你......"

葉小釵踏過滿地屍骸鮮血,步進內堂,冷冷瞪視著林逍然夫婦. 突然,林夫人失聲叫道:"綺兒!"

只見莊園之內,一名年幼少女和一位較為年長美貌的女郎,正呆呆的看著眼前這一片血腥的景象,那女郎聽到叫喚,如夢初醒,悲喊:"娘!爹!"

林逍然悲痛的望了女兒最後一眼,一聲怒喝,連人帶劍,和身撲向葉小釵,兩人身形交錯瞬間,葉小釵肩膀微動,林逍然這一擊竟然連葉小釵的衣角都沒有擦到.林逍然呆立片刻,胸口迸射出數股鮮血,頹然倒地.

在此同時,林夫人只覺喉頭一涼,葉小釵的劍氣已劃過林夫人的頸子.葉小釵緩緩轉身,走出大廳,林黛綺眼見父母慘死,雙膝落地,一顆心空蕩蕩的,連手刃仇人的心思都沒有了.一旁那年幼少女嚇的哭也哭不出來,語無倫次的道:"老爺......夫人......小姐......我們走吧......小姐......"

葉小釵漫步經過林黛綺身畔,竟對她不看一眼,那丫環駭的轉身欲逃,卻連一步都尚未奔出,首級已飛得老高.

夜風越颳越大,林家莊的索命死神緩緩消失在濃霧之中,徒留一片地獄般的屠殺景象,以及跪在血泊當中,一臉茫然的美貌女子.

創作者介紹

影形人Cyclops' Nerd Field

Cyclop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