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韓玨書依言來到瓊音玉閣,彎過一個山坳,只見樓閣綿延,層層疊疊,盡是清幽雅致的氣息,隱隱似有香氤繚繞,樂音之聲一陣陣的傳來.

韓玨書心下讚嘆,信步走近,數間內堂之中,各有數十學徒,或練琴,或習笛,廳堂前方各有專人指導,這瓊音玉閣原來是一座規模龐大的音樂學府.

再看數間,只見男學徒或相貌端正,或英姿挺拔,女學徒或溫文儒雅,或儀容曼妙,彷彿此間所教不只樂理,更注重外貌儀態的展現,端的是賞心悅目,不僅是聽覺能夠獲得滿足,就連視覺和心靈也都能夠寧靜自得.

一位掃地的僮僕見到韓玨書,迎了上來,道:"這位小哥,你如果是要來拜師學藝,就別在這裡瞎闖.跟我去會客廳." 看了看韓玨書腰間所插玉笛,續道:"你如果要學笛,我們瓊音玉閣當中最出名的幾位橫笛師傅在當今幾可說得上是第四第五把交椅了,只是費用自然也不便宜就是."

韓玨書笑道:"今日來此,不為學藝.乃是有要事需向貴院主人一談."

那僮僕面有難色,道:"這......本府主人甚少接見外客,其中恐有難處."

韓玨書一笑,道:"有何難處?"

那童僕道:"貴客有所不知,瓊音玉閣在三十年前由天宮落華彤樂綾彤祖師奶奶所創,但是實際的經營發展皆是仰賴其高徒曼天琴來操刀.據說見過祖師奶奶的人在世上也沒有幾個.十年前,祖師奶奶竟又收了一個關門小弟子,從此音訊全無.現今的瓊音玉閣都是由曼天琴先生及小弟子水沐吟兩人打理的.隨後他們又收了不少弟子,這才發展到今天的規模."

韓玨書道:"意思就是,連那曼天琴和水沐吟師兄妹二人現在也從不親自指導學生了?"

僮僕點頭道:"是啊,尤其是水沐吟水院主,雖是花容月貌,但性格冷漠,不知令多少男子慕名前來提親,卻一向不喜接見外客,所以啊,不是小的不願替小哥你引見,實在是有說不出的難處."

"我知道了,不過對不住,我實在有非常要緊之事,非找貴院主人一談不可," 韓玨書拔出腰間玉笛,道:"我絕不是為了什麼提親,就算見不到美人,見見那曼天琴也是好的." 說完腳步持續向前.

那童僕急道:"欸!這位......你別......"

韓玨書一笑,玉笛就口,霎時間,清越的笛聲響徹瓊音玉閣.各間學堂之內的師生,無不放下手邊工作,側耳傾聽,如癡如醉.就連那幾位所謂的橫笛名家,也是自愧不如.

那童僕更是傻的張大了嘴巴,說不出話來.韓玨書隨意揮灑,邁步向前,整座瓊音玉閣只聞其絕妙笛音,更無別般樂聲.

韓玨書潛運內力,笛音越發嘹亮,彷彿鳳凰破雲而出,聽得眾人心旌動搖.

過了一柱香時刻,數聲平淡的琴聲響起,音色雖是冰冷,卻略帶嘉許之意.那僮僕喜道:"這琴聲是從凝香閣傳來的,水院主願意見你啦!"

韓玨書心中卻是一凜,只聽得琴聲雖然柔和平靜,有如流水清風一般,不著痕跡,在自己運內力所吹奏的笛音之中卻依然清晰可聞,更不用提其高超技巧以及相和的天衣無縫.韓玨書暗忖:"這女子的琴藝,只怕還在那人之上......果然可稱得上舉世無雙四字!"

韓玨書止了吹奏,收起玉笛,自凝香閣傳來的清幽琴聲依舊不停,.韓玨書循著琴聲,走至凝香閣外,推門而入,只見一條長廊,長廊末端是一個平台,平台上端坐著一位穿著淡鵝黃色綢衫的年輕女子,面前的古琴一看便知是珍物,四周裝潢簡潔清雅,掛滿素色垂幔.韓玨書走向前,那女子撥了個顫音,停了彈奏,抬起頭來, 只見她約莫十八九歲年紀,瘦瘦的瓜子臉秀麗之極,彷彿萬事不縈於心,雖不是冷若冰霜,卻似乎讓人什麼都感受不到一般的平淡,如同其所彈奏的琴音一般,似有若無,偏偏又清晰可聞.

韓玨書雖然飛揚灑脫,不拘小節,但畢竟少年心性,在如此美人面前,加上想起素續緣臨別前的玩笑話,竟也感到一絲手足無措.

水沐吟望了韓玨書一眼,道:"公子笛藝甚佳,甚至還在我教出來的徒弟之上,殊為難得.不知公子師承何方高人?"

韓玨書正色道:"授藝予在下的那前輩只是個山野閒遊散人,說了想必院主也不會知道."

水沐吟淡淡的道:"如果一個山林散人就有如此之能,我這瓊音玉閣大概也不必再開了."

韓玨書道:"在下並無此意.院主琴藝之高只怕還在在下那前輩之上." 這句話確是韓玨書肺腑之言,說的甚是誠懇. "適才一位小僮已向在下大略解說過瓊音玉閣的來龍去脈,能教出院主這樣的高手,尊師想必更是震古鑠今."

水沐吟微微一笑,道:"公子讚謬.我教不出像你這樣的學生,便是那位散人勝了."

韓玨書笑道:"若是院主不嫌棄,請指點在下一二."

水沐吟聞言,臉上一抹原本就不甚明顯的笑容登時收起,冷冷的道:"公子今日前來瓊音玉閣,所為何事?"

韓玨書道:"一位高僧身受重傷,聽說貴院有一珍貴藥材可以救命,名喚律音草,不知院主是否能夠見賜? 如需條件,也請示下,在下力所能及,必當全力以赴."

水沐吟微微一奇,道:"律音草? 本人未曾聽聞."

韓玨書奇道:"這......但是......"

水沐吟沉吟片刻,道:"請問公子是從何處得知瓊音玉閣之中有律音草這項物事?"

韓玨書頓了一頓,道:"是清香白蓮素還真素賢人所指點. 受傷的高僧乃是梵天一頁書."

這兩個人名分量何其之重,饒是一向無所掛懷的水沐吟,聽到這兩個名字,神色仍是不禁一動. "一頁書是中原第一人,怎會身受重傷?"

韓玨書道:"人命關"天",院主當真不知律音草為何物?"

水沐吟輕輕搖頭道:"當真不知.不曉得為何素賢人會指點公子此處,我也是好生不解."

韓玨書皺著眉頭,思索片刻,抬頭道:"瓊音玉閣之主除了院主,是否還有一位曼天琴先生?"

水沐吟點頭道:"是,師兄身有要務,已多日未回,或許他會知道一些有關律音草的事情."

韓玨書道:"不知你師兄幾天後才會回來,如此等下去也不是辦法,在下還是先回琉璃仙境,再作定奪."

水沐吟道:"不用了,師兄已經回來了."

只聽得一個俊朗的聲音道:"師妹,這小子是什麼人?"

韓玨書回頭一看,只見一個長手長腳,身材高大,氣宇軒昂的青年男子走了進來,身後背著一具古琴,看來價值不在水沐吟面前那琴之下.

水沐吟道:"師兄,這人說瓊音玉閣之中有一種藥物名喚律音草,可有此事?"

曼天琴道:"瓊音玉閣中的一花一木,世上除了恩師和我,就屬你最了解,怎會不知?" 他斜眼看了韓玨書一眼,續道:"師妹,我本以為你一向不見外客,怎麼讓這小子進了凝香閣?"

水沐吟冷冷的道:"我愛見誰,你又管得著了? 再者,瓊音玉閣之中,也不知師父和你還瞞了我什麼,我豈會知道?"

曼天琴慍道:"師妹,外人面前,你還要跟我說這些嗎? 瓊音玉閣之中從來沒有律音草此物,你怎麼總是信不過我?"

水沐吟道:"那為什麼素還真會認為瓊音玉閣有這物事,甚至派人來取?"

曼天琴道:"外人以訛傳訛,怎可採信?"

水沐吟站起身來,走下平台,這兩個動作雖然平常,但由她做來卻是說不出的優雅,說不出的輕柔.她整理了一下衣角,輕輕拍了拍衣襬,道:"好罷,那麼我親自前往琉璃仙境,見見素賢人."

曼天琴急道:"師妹!"

韓玨書看著師兄妹之間的爭吵,笑嘻嘻的不以為意,他在進來這瓊音玉閣之後其實一直覺得不甚自在,尤其是在水沐吟的面前.如今事不關己,正好隔山觀火,還拉了把椅子坐在一旁.

水沐吟轉身入內,曼天琴搶上幾步,柔聲道:"師妹,我跟你賠不是啦,我知道你在氣什麼,請你原諒師父和作師兄的,總有一天,我會告訴你所有事情,好嗎?"

水沐吟冷冷的望著曼天琴,不發一語.

曼天琴續道:"至於這律音草,我賭誓,從未聽過此物名稱,這藥草更不可能生長在瓊音玉閣."

韓玨書突然插話,道:"水姑娘,我看你老是待在這冷冰冰的學院,悶也悶死啦,還不如出去遊山玩水一番,勝過給這有如獄卒的師兄當囚犯." 韓玨書本就有些油嘴滑舌,先前有求於人,言語還不敢放肆,如今見其勢已然無法求得靈藥,一張嘴又口沒遮攔了起來.

曼天琴聞言,怒目橫視韓玨書,道:"小子無禮!" 袍袖一拂,一股勁風捲向韓玨書屁股下的座椅. 他本意只想讓椅子翻轉,重重摔那臭小子一下,因此力道不大,也非擊向韓玨書本身.

不料韓玨書竟順著椅子翻轉之勢,輕輕巧巧的站起,左手往後一伸,順便阻了椅子旋轉,臉上依然笑嘻嘻的,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般.

曼天琴心中一凜:"這小子有點門道."

此時,水沐吟的貼身侍女已經將她的水月琴用布包好,捧在手裡,跟著水沐吟欲步出凝香閣.

韓玨書向曼天琴眨了眨眼,三步併作兩步,和水沐吟並肩走了出去.

水沐吟轉頭看了韓玨書一眼,素手微揮,那侍女忽地拔出一支匕首,單手捧琴,迅捷無倫的向韓玨書刺出五下,旋即收刀,再以雙手捧琴.這幾下動作一氣呵成,煞是不凡. 但韓玨書卻輕描淡寫的一一避過,不過終究還是被逼退了三步.

那侍女扁扁嘴,道:"水姊姊又沒說要跟你同去,你跟來作什麼? 還不站遠些!"

韓玨書吐了吐舌頭,道:"你小小年紀,就這麼潑辣蠻橫,將來還得了?"

那侍女俏臉一沉,道:"哼,你也沒比我大幾歲,少裝作老人長輩!"

曼天琴嘆了口氣,道:"師妹,路上小心."

水沐吟點了點頭,飄然走出瓊音玉閣,韓玨書遠遠的跟在後面,臨走前還不忘對曼天琴扮個鬼臉.



路途之中,韓玨書屢次欲走到水沐吟身畔攀話,卻總是遭到那名叫羽箏的侍女或白眼或喝斥的方式逼退,不論韓玨書陪笑哈腰,均無功而返.

韓玨書心下暗道:"一般來說,在這種時候,老天應該要下一場大雨,然後附近會剛好有一間破廟可供避雨,只是故事裡卻沒有這麼個兇巴巴的丫環跟在旁邊啊."

三人走到一處岔路,水沐吟和羽箏兩人從沒出過遠門,自是不會知道琉璃仙境的方向.兩人遲疑了一會,韓玨書忍不住開口道:"右邊!"

不料水沐吟兩人竟充耳不聞,正巧此時一個樵夫揹著一綑柴從上路走了過來,水沐吟對著那樵夫盈盈施禮,輕啟朱唇,道:"請問這位大哥,知道琉璃仙境怎麼走嗎?"

那樵夫何時見過如此美女?一時之間以為觀世音下凡,竟傻住了.羽箏叫道:"喂!小姐問你話呢!"

水沐吟回頭輕聲道:"跟你說過多少次,不用把我當作小姐."

羽箏伸了伸舌頭,應道:"是."

那樵夫回過神來,才道:"琉璃仙境是武林名人素還真的居所,姑娘你往右邊大路上走去,過了七分亭之後,朝西北方走上山,就可以了."

水沐吟點點頭,道:"多謝了."

那樵夫道:"不過聽說近來幾天許多武林人士相約了前去琉璃仙境,也不知是為了哪樁,姑娘若對方向還不確定,只管往人多的地方走便是."

水沐吟道:"多謝你." 偕同羽箏飄然離開,依然不對韓玨書看上一眼.

韓玨書暗道:"我好意出聲提醒,竟被你給當做了耳邊風,不理不睬,還故意在我面前問路." 他心下雖滿不是滋味,但也沒忘記那樵夫所說的事情. 於是追上那樵夫的腳步,問道:"樵夫大哥,你可知道武林人士為何聚眾前往琉璃仙境嘛?"

那樵夫搖了搖頭,道:"不知道,我只是個砍柴的,碰巧聽到有人在互相連絡訊息罷了."

韓玨書道:"嗯,多謝." 語畢,追上水沐吟兩人,但仍是隔的遠遠的,不敢太過靠近.
創作者介紹

影形人Cyclops' Nerd Field

Cyclop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