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第十三章







水沐吟,韓玨書和羽箏三人,來到琉璃仙境外圍.韓玨書放眼望去,琉璃仙境渾不似先前造訪之時那般寧靜空靈,取而代之的是嘈雜喧鬧,只見數百人擠在琉璃仙境的前院,七嘴八舌,喧嘩不休.素續緣在人群前方,不斷安撫眾人情緒.

水沐吟眉頭微皺,怎麼也想不到號稱武林神人素還真的居所竟會沾染這麼多的紅塵俗氣,羽箏見這許多人聚在這裡,面色不善,心下反而有些害怕,韓玨書則見情況不對,走近傾聽.

群豪大聲嚷嚷,一人道:"葉小釵屠戮林家上下以及眾多與宴賓客,多少武林同道慘死在他的手下?" 另一人道:"有僥倖逃離的朋友們指證歷歷,說自己連臉上刀疤都看得一清二楚,哪還有錯的?" "葉小釵一向是你素還真的親信,素還真快快出來向眾人說明!"

素續緣深吸一口氣,平心靜氣的道:"不瞞諸位,家父一日之中有三個時刻必須替一頁書前輩療傷,一次一個時辰,萬萬打擾不得." 這幾個字聽來柔順平和,音量不大,但在群豪喧嘩聲中,眾人卻依然聽得一清二楚,人人心中都是一凜.一方面驚訝素續緣年紀輕輕就有這般內力修為,另一方面則震懾於一頁書竟然重傷的消息,頓時,琉璃仙境數百豪傑鴉雀無聲.

韓玨書心下暗笑:"你顯功夫來著." 隨即又想:"此時將一頁書重傷的消息放出真的好嗎? 一頁書乃中原正道精神領袖之一,聽眾人方才所說,刀狂劍癡葉小釵也身陷風暴之中,如此一來,中原正道士氣大挫,其他虎視眈眈的勢力不就正好可以趁虛而入?"

群豪默然片刻,突然又有一人高聲喊道:"一頁書的命是命,那麼林家莊林莊主的命是不是命?林夫人的命是不是命?慘死於葉小釵刀劍之下的諸位俠士朋友的命是不是命?"

群豪一聽,嘈聲又起:"是啊,難道就你一頁書的命才是命嗎?" "死去的人當中,有多少是我們的親朋好友?" "素還真出來! 給眾人一個交代!"

韓玨書再也忍耐不住,冷笑道:"你們這群假仁假義的傢伙,如果你們覺得兇手是葉小釵,就該去找他算帳啊,為什麼是素還真要負責?況且素續緣也說了,一頁書前輩為了中原武林身受重傷,怎麼還在苦苦相逼? 過去有多少次,中原都靠一頁書和素還真力挽狂瀾,今日你們這干人才有這性命上琉璃仙境吵鬧,你們卻不懂感恩?有何臉面稱自己為中原正道?"

群豪面面相覷,見發話者是個與素續緣年紀相仿的少年,紛紛叫嚷斥責:"乳臭未乾的娃兒,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回家抱大妹子去吧!" 竟是絲毫未將韓玨書放在眼裡.

韓玨書心頭火起,抽出玉笛便欲動手,素續緣連忙上前苦勸,琉璃仙境頓時又成了喧鬧嘈雜之地.

眾人爭執之間,忽聞一縷輕柔琴音,初時難以耳聞,群豪也未在意,過不多時,,不論自己或周遭爭吵的聲音多大,這琴音卻絲毫不受干擾,自顧自的鑽進耳中,竟然完全不能不加理會.漸漸地,眾人只覺心中說不出的安詳平和,口中音量也小了,再過片刻,連自己是為了什麼而吵,為了什麼而怒,一時之間彷彿什麼都不記得,也什麼都不重要.群豪中多是不通音律之人,卻也聽得如癡如醉,心曠神怡.

韓玨書原本的滿腔怒火,自也隨著琴音消散無蹤. 素續緣雙目微閉,只盼這琴曲越長越好.

彈琴之人正是水沐吟. 一曲拂畢,羽箏將水月琴收拾妥當,水沐吟站起身來,漫不經心的玩賞琉璃仙境之內的景色,群豪此時兀自吶吶的說不出話來. 一來是琴音似終未止,意猶未盡;二來是拂琴的少女太過秀美,實是罕見. 甚至有人心中暗想:"林家莊林莊主的女兒雖然也是極美,但比起這女孩兒可說是稍遜三分了. 連她身邊的丫環都是如此人材!"

水沐吟旁若無人,群豪呆呆的望著她的身影,竟連大氣都不敢吭一聲.

過了一柱香時刻,水沐吟這才懶洋洋的瞥了群豪一眼,道:"大家安安靜靜的等素賢人出來,這可不是挺好的麼?"

素續緣輕聲向韓玨書問道:"這少女竟身懷如此琴藝,難道她就是......"

韓玨書悄聲道:"沒錯,她就是瓊音玉閣現今的閣主"

素續緣道:"你向她打聽律音草之事,她怎麼反而上琉璃仙境來了?"

韓玨書道:"她說她從來不知律音草是何物,和師兄又貌似有些嫌隙,我看這瓊音玉閣並不單純."

素續緣道:"嗯,我想父親要你上瓊音玉閣探聽,必有深意."

就在此時,人群中走出一名美貌少女,面若寒霜,一身縞素,宛若戴孝,指著水沐吟怒道:"我爹娘親友死的不明不白,這裡許多好朋友一起過來替我討回公道,又需要你來多管什麼事?"

這美貌少女正是林家孤女林黛綺.她親眼目睹慘劇發生,悲痛憤怒已極,而當時手刃親人的兇手將自己視若無物般的走過身畔,也使得她茫然不知所措,數天來她一直昏昏沉沉,只聽得眾人說要上琉璃仙境找素還真理論,便也默默的跟著眾人上山.林黛綺原本急公好義,生性豪爽外放,遭逢劇變之後鬱悶已久,此時見水沐吟一個看似弱不禁風的女子卻又如此目中無人,終於連著自己的喪親之痛一併向水沐吟發作了出來.

羽箏踏上一步,杏眼圓睜,便欲反擊,水沐吟對著羽箏輕輕搖了搖頭,羽箏欲言又止,終於還是退了回去.

林黛綺見水沐吟視若無睹,依舊一派事不關己之狀,心頭火起,一咬牙,抽出長劍,刷的一聲向水沐吟疾刺過去,雖然林黛綺並無殺人之心,下的也非殺手,但林家家傳劍法果有獨到之處,此劍依然甚是狠辣迅疾.素續緣,韓玨書和羽箏同時搶上欲救,其勢卻已不及.

只見水沐吟不急不徐,纖手微揚,一條綢帶自袖口緩緩飄出,纏向林黛綺的長劍.林黛綺哼了一聲,暗想我這一劍不把妳綢帶劈成兩半才怪,長劍依舊往前直送.

說也奇怪,看似柔軟的綢帶一觸到劍刃,林黛綺竟身不由主的向後急退,彷彿撞到一堵高牆被反彈回來一般,但這股力道卻十分柔和,若有若無,林黛綺實如一片受到微風吹拂的落葉,不僅毫髮無傷,姿勢美觀依舊,武功稍低或眼光不夠敏銳之人還以為是林黛綺自行收勢,只有素續緣,韓玨書以及群豪中武功高強之輩方知林黛綺實則是被水沐吟以綢帶之力推送開來.

林黛綺站定之後,心頭大震,萬萬料想不到眼前這弱不禁風,琴藝通神的秀美少女武功竟也如此高強.

水沐吟更不再向林黛綺看上一眼,緩緩收起綢帶,林黛綺此時已知對方武功遠在自己之上,但這口氣無論如何嚥不下去,更何況此時的她早將滿腔對殺人兇手的憤恨遷怒到水沐吟身上,一挺劍,一招"破曉寒霜",再也不顧什麼手下留情,竟是絲毫不留餘地的殺著.水沐吟眉頭微微一皺,綢帶再次飛出,她知林黛綺此時已下殺手,單以柔勁無法阻擋,於是綢帶圈轉,帶影飄飄,連點林黛綺周身七處大穴,林黛綺變招迅速,一招"旭日融雪"橫劈過去,水沐吟綢帶忽而轉向,纏向水沐吟手腕.

就在此時,兩根手指倏地從旁伸出,平平搭住林黛綺長劍劍身,林黛綺只覺長劍有如千斤重,前送固然不能,收回更是無法,而纏向林黛綺右手腕的綢帶,也被兩根手指輕輕夾住,水沐吟使這綢帶千變萬化,實是人所難測,不料卻仍然避不開這輕輕巧巧的一夾.

只見一位身穿白色藍緞道袍,仙風道骨,眉清目朗,頭頂蓮冠,有如天上謫仙的人物,分以左右手二指,同時制住了兩名美貌少女.

此人正是清香白蓮素還真.
創作者介紹

影形人Cyclops' Nerd Field

Cyclop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