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貝聿銘細心雕琢的白色
金字塔的玻璃反射
我站在羅浮宮的一側
跟維娜斯交換了一下眼神
完好無瑕不會留著
美是缺陷獨有的風格

妳的手臂抓到了什麼?
追尋了什麼?
留下了什麼?
消逝了什麼?

妳輕盈的跨越千年
以一個窈窕的姿態
刻下不朽的經典

神秘的角落
神秘的微笑
我對著蒙娜麗莎微笑
輕揚的嘴角
所有人的心跟著你一挑

無言的迷醉
沉默的畫面
痴痴的凝望一潭如水
靜謐躲在人來人往之間
我踏著妳的腳印站在蒙娜麗莎面前

我看不穿她的神秘
看不穿妳的神秘
我嘗試神秘
卻也看不穿自己的神秘
可是妳輕易地看穿我的神秘
之後不屑一顧
我的神秘

一個一個步伐
一幅一幅畫像
這是妳留下的動線
我亦步亦驅踏上
所有的悲傷
留給自己品嘗
羅浮宮只剩下一片慘白的牆

喝著悲傷
啜飲成一杯咖啡的苦還是香
左岸的椅子上
永遠孤單的身影只有一個人獨享

我知道
在深夜你喜歡身處咖啡的煙霧繚繞
跟著白羅躍動你的灰色腦細胞
我沒有這種天賦
不過只是玩票
只能循著妳留下的芬芳記號
緩慢的翻頁咀嚼

佛羅倫斯的女高音轉了三五個花腔
台北的高中生坐在書桌前安靜的嚮往
空蕩的歌劇院裡
舞台上的女高音對著我演唱
妳的髮香遺留在哪一個椅子上?

當我醒來的時候變成了一隻蟲
存在主義在我耳邊輕輕歌誦
優雅的女聲喚醒卡夫卡的鐘
那本傅雷家書還在桌上想著以後

布拉姆斯該被欣賞
柴可夫斯基不該被放在床頭櫃上
聽著悠揚的旋律跟著哼唱
我看著妳的背影欣賞
繼續找尋妳的足跡
踏上
到地球的另一個地方
學會遺忘
創作者介紹

影形人Cyclops' Nerd Field

Cyclop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