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我知道,這不過一個普通的邂逅。

雨中的都市總是格外淒迷。透過雨滴細密縫成的透明簾幕,你的眼神,你的回眸,都帶有一種不確定的朦朧。

人行道雖然修整過了,卻還是免不了一攤攤水窪。我格外喜歡看著你高跟鞋的鞋跟,重重踩進水窪裡,所濺起的水花。在我眼裡,總是故意將它速度放慢。用著一種寫意無比的步調,反覆播放,品味。踩進水窪的這個動作,是無意或著有意,這也是一個有趣的課題。你小時候應該也有過這段吧?穿著高高的鮮黃色雨鞋,看見一攤又一攤的水,總是高高興興的踩著,笑著,玩著。那是一種世界上最純真的故意,明知道接下來會是一場責難,依然帶著一點惡作劇的促狹,不畏懼的,伴著笑聲,和玩伴們,重重的往水中一踩,讓水花連同污泥一起濺在自己身上。

可惜的是,隨著年歲漸長,你也漸漸成為閃躲這些水灘的所謂大人,那一點點的純真也不再保有。其實這也沒什麼,什麼樣的年紀就會有什麼樣的姿態,一般人嘛,跟電影裡的摩根費里曼總是不能相提並論。

但是你並不一般。我相信在這小小的動作,依舊有著如同在棉被裡用手電筒偷看小說,或著在課本底下壓著一本少女漫畫那樣,有著微微的促狹,好久不見的促狹。似有意若無意,彷彿能在你雨傘底下看見你瞞著的一抹微笑,只有嘴角的上揚,一點點的牽動,對我來說卻足以驚心動魄。這種在某些御宅族口中的小惡魔屬性,不知道為什麼剛好很對我的脾胃。雖說我並不太挑剔,但是對於女人在惡作劇時的那種調皮神情,的確沒有什麼抵抗能力。

酒吧很昏暗。昏暗的十分老套。這些我都知道。我早就說過,在一個普通的酒吧,一個普通的城市,即使你不是個普通的女人,依然會是一場很普通的邂逅,一如電影或著小說所寫的那樣。你手上的那杯馬汀尼一定得由我來買單,你會笑著問我男人是否都是像我這樣無趣。我相信無恥應該會是個更好的說法。

只是你不。

我喜歡你那抹淺淺的微笑,一副全世界都在你掌握之下的微笑,我甚至開始有點懷疑,你根本沒有進這間酒吧的理由。

不過,像我們這種不普通的人,在這個世俗的社會,想不弄髒自己身體都難。來自他人的目光,來自他人的議論,我們可以選擇不在乎,不屑一顧。卻不能阻止它們如同附骨之蛆一般的如影隨形。

所以你進來了,我也進來了。如果你願意,你大可挽著什麼權貴名流的臂彎,優游在奢華的社交場合。以你的高明手腕,美艷容色,你只需要一個微笑,沒錯,就是這個能讓全世界甚至於我都拜服的微笑,必要時用上一點媚惑男人的小技巧,換得什麼都不成問題。

然而你卻在這裡,在這樣名不見經傳的小酒吧,跟酒保有一撘沒一搭的聊著,啜飲著你手上那杯不怎樣的馬汀尼。一點都不怎樣,那杯酒配不上你的櫻唇,甚至那酒杯,也像是會弄髒你那幾根纖細的玉指一般。

如同我所強調,這只是一場普通的邂逅而已,縱使我們如此的獨特,依舊不會改變這個事實。

我相信,凡事都有個目的。你會在這裡,我會在這裡遇見你,都有個目的。這個目的就是讓我認識你,了解你,臣服於你。如同過去。

你身旁的位置是空著的,一向都是。這件事情的目的顯而易見,那是我專屬的位置,沒有人可以佔據。

一旦了解了事情的目的,換句話說,掌握中心思想,不管是什麼,難度總會降低不少。就好像找到了一個最有效率的著力點。

「這杯酒,我想我就不請了。」

「嗯?」你斜著臉,俏皮的笑著。「紳士不都該替淑女付帳的嗎?」

「但也得有配得上我眼前這位淑女的酒才行。」認真的,直視你的雙眸。

「你平常就這麼會說話?」

「我只說實話。」

「我該相信一個藝術家嗎?」你把手肘放在吧檯上,皓腕撐著精緻的下巴。笑的很開心。

「一個藝術家是無法透過自己的作品說謊的。」

是的,你可以相信。雖然在這個時代,藝術家總是不被接受,不被尊重,不被記錄,不被了解。我知道你可以,因為你有著無法替代的氣質,是我一眼就看出來,立刻標記出你那與眾不同的氣質。不只是一顰一笑,包括你習慣性的彎曲髮梢的手指,坐在辦公桌前沉思的眼神,拎著包包輕鬆的走路方式,輕盈的像是曼妙舞姿一般,在在令我神往,令我著迷。

我不諱言,你不是我第一個女人,絕對不是,但你是絕無僅有,凌駕於其他女人之上。

此後的夜晚,不僅美麗,而且狂野。天堂如果充斥著聖歌或光輝,那肯定是比地獄還不如的死寂。如果真是這樣,我們寧願一起下地獄去。

我們瘋狂的交纏著,汗水,曲線,呻吟,我們向對方需索著無窮無盡的歡愉。無窮無盡。有什麼可以比永遠更久?你一定能夠了解我。

我要你成為我的藝術。

只要你願意把自己完全的交給我,我可以讓你成為至高無上的藝術,我可以讓你成為凌駕於大衛像的存在,甚至遠在維納斯之上,只要你把自己交給我,全心的相信我。

鮮紅,只不過是你身上能夠綻放的最美花朵,伴隨著的感覺是一點小小的犧牲。你該忍耐,擦乾你的眼淚,你銀鈴般的嗓子應該發出的是銷魂的軟語,不是恐懼的尖叫。

晶瑩剔透,如同水晶打造的手指,羊脂似的玉掌,世界上沒有任何可以取代的素材,更別提你那玲瓏的腰際,飽滿渾圓集純潔和美豔於一體的胴體,修長有致的腿,一體成形的優雅線條,除了迷戀,還是迷戀。

我追求的是永恆的美麗,至於女人,有誰不願意把自己的美麗永久留住?更別說是你,擁有著如此崇高的條件。

所以,我要長伴於你身畔,不管是哪一個部份,至於你,你保有了自己最美麗的時刻,進而昇華成為藝術,你一定會感謝我,即使你在當下可能會恨我,但是我相信你會懂。

會比其他人懂,比其他女人懂。你會成為我最滿意的作品,只因你的獨特。只因你的獨特,只有我才能夠有辦法使它永垂不朽。

最完美的藝術,莫過於造物者所賜下的完美材料。同時還要有一雙慧眼匠心獨具的巧手。

但是世人不懂,完全不懂。

我偶爾也看看報紙,對於有關我的形容,實在無法苟同。

有時實在灰心,如此美麗的事物,上天所無法企及的傑作,被些恐懼的記者和輿論扭曲成如同在深夜播放的B級恐怖片一般。

算了,藝術家總是不合時宜。

嘆了一口氣,笑著。

往杯子裡放入幾塊冰塊,倒入三分滿的上好威士忌,放在鼻邊一聞,撲鼻的芳香,總是遜了你秀髮一籌。

你說對吧?

我把酒杯舉起,笑著對你問。

「乾杯。」
創作者介紹

影形人Cyclops' Nerd Field

Cyclop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