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料,這雷霆萬鈞的一刀竟帶到了一旁的石柱,威力頓減,雖傷到數名殺手,但還是有一名蒙面殺手突破刀光,一刀削上亂世狂刀左肩.亂世狂刀手中寶刀圈轉,用刀柄在那蒙面殺手頭上重重一擊,只打得他腦漿迸裂.

  眾殺手見猛獅染血,五人一隊,攻勢不絕.輪番捲來,亂世狂刀暗忖:"此地道路雖然不如先前窄小,但東一根西一根的石柱,沒有規則的錯列,我的刀勢屬於大開大闔的路子,容易受限,比前更加難以發揮." 但眼前刀光閃爍,劍風逼面,除了提刀奮戰,亂世狂刀也別無他法,只得再提內元,加重力道,減輕刀勢受山石所阻的影響.

  亂世狂刀大砍大殺,越戰精神越旺,但不知不覺之間,身上的傷口也越添越多,從他殺進龍口峽之後,已奮戰了將近兩個時辰.

  山風吹過,遍地屍骸.亂世狂刀提著獅頭寶刀,一滴滴鮮血自刀尖落下,從絕龍道開始,舖了漫漫一條血路.這條血路的終點,龍尾磐,就在眼前!

  煙塵散開,龍尾磐廣場上,黑壓壓的散落著近百名黑衣蒙面客,各式兵刃在豔陽底下反射出陣陣白光.遠方,一個錦衣青年和一個揮著羽扇的素衣秀士,好整以暇的觀察情勢.

  亂世狂刀此時已知,此陣其實完全是針對自己而來,包括先前的犯案,都只是請君入甕之計.縱使如此,他依舊無所畏懼,冷眼掃視前方的敵人.

  只見素衣秀士羽扇一指,黑衣人蜂擁而上,亂世狂刀大喝一聲,殺進人群之中.數招一過,亂世狂刀察覺此處的敵人戰力更勝以往,看來精銳接聚集於此,此地雖然地勢開闊,但敵人實力堅強,兼之適才連闖三關,狂龍八斬法縱使神勇依舊,體力卻也在不知不覺中消耗不少,接戰起來十分不易.

  再鬥片刻,亂世狂刀漸趨下風,黑衣殺手不再只是烏合之眾,腳步和陣式皆具有針對性而來,竟爾克制住了狂龍八斬法的施展.素衣秀士笑道:"如何?我的風水之術,不比你的音律之陣來的差吧?"

  錦衣青年道:"三傳人名不虛傳,直至此時,天象塔的陣局也尚未真的將劍君十二恨困在其中,你這風水之術說穿了也不過就是人海戰術,亂世狂刀若奮起神勇,或能突破."

  "嘿,若只是普通的人海戰術,恐得犧牲更多的人力也無法使亂世狂刀陷入苦戰." 素衣秀士嘴角微揚."第一關龍口峽,目的在誘敵深入,因此安排下的兵力不強.第二關龍骨小徑,在陰暗狹小地形中突襲,亂世狂刀在此地形必須聚精會神,此處消耗的是其心智的集中力,但因為他在當時必定仍處於狀態巔峰,不用先派較強兵力伏擊.至於第三關龍爪坳,山石錯落,阻其大開大闔的刀勢,加上該地兵力增強,亂世狂刀若要有效斃敵,必須使用比平常更強的力道,使其虛耗力氣.最後在龍尾磐,聚集精銳,搭配依地氣所排設的陣法,在開闊地形才能加以施展,而龍尾亦有末路衰退之象,乃整條絕龍道地氣之所聚,此時的狂刀已是強弩之末.這絕龍道,所要絕的正是他所使用的狂龍八斬法!"

  不料亂世狂刀雖落下風,但鬥志依舊驚人,身上大小傷不計其數,鮮血染上戰袍,染上白髮,雖是困獸之鬥,但發狂的猛獸也令敵人難攖其鋒,重殺手久戰不下,漸漸心生畏懼,情勢開始有了微妙的轉變.

  錦衣青年一臉幸災樂禍,斜睨著那素衣秀士.素衣秀士眉頭微蹙,心中正在盤算下一步,忽覺背後一冷,寒風襲來,回身望去,只見一名身穿湛藍色絨衣,面色蒼白冷峻的年輕男子悄沒聲的掠過二人身畔.錦衣青年道:"有霜雪之刃出手,你不用擔心了." 素衣秀士哼了一聲,不發一語.

  霜雪之刃足不點地,身形奇詭難辨,倏忽間來到亂世狂刀面前,狂刀心中一驚,忽覺頸中一陣微涼,急忙將身子向後仰,連退數步,一招"江山易手"向前猛劈三刀.伸左手在頸項中一摸,只覺有些濕漉漉的,竟是滿手鮮血.霜雪之刃冷冷的道:"在這種情況下,竟然還能及時躲過要害,不愧是亂世狂刀."

  亂世狂刀鐵著臉,一言不發,提起獅頭寶刀,"一字刀法"上手,氣勢依舊懾人.只見眼前冷面男子右手倒握著一把幾近透明的輕薄短刀,身影飄忽,出刀無聲無息,速度奇快,亂世狂刀浴血死戰之下,體力本已逐漸不支,內力更是不繼,此時鏖戰以速度和詭怪刀勢見長的霜雪之刃更加難以支撐,鬥不數合,狂刀右膝,左腿,後背,右臂,接連中刀,傷口非淺.

  狂刀心知今日已然無倖,寶刀佇地,奮勇運起最後的內元,狂龍八斬法最強一招"亢龍有悔"沛然而發,刀路強橫霸猛,氣勁掃盪八方,四周黑衣殺手不及閃避,非死即傷,霜雪之刃仗著過人身法,飄然避過逼面鋒芒,但亢龍有悔之威豈是易與,霜雪之刃持刀虎口,左臂手腕皆遭刀氣所傷.

  亂世狂刀哈哈大笑,眼前已是一片迷茫,再也支撐不住,笑聲越來越低,終於昏厥過去.

創作者介紹

影形人Cyclops' Nerd Field

Cyclop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