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如果這部【風起】真的是宮崎駿的引退收山之作,或許可以說,宮崎駿在這最後的作品中,就像是在對看著他的動畫一路長大的各位觀眾滿懷歉意的說:「真抱歉呢,最後就讓我任性一回吧!」

相較於過去膾炙人口作品的各種奇幻瑰麗、格局宏大、寓意深遠,【風起】的平淡沖恬、節奏緩慢和取材真人真事的寫實氛圍,或許都會讓小朋友和打算讓自己心中的小孩再次重溫童年感動的觀眾感到些許不適應,雖然我們還是可以在二郎的夢境中找到奇幻繽紛的橋段以及招牌飛行場景,吉卜力工作室那種手繪風格的豐潤線條以及細膩至極不放過絲毫光影變化細節的作畫,反戰的思想、軍武機械和大時代的刻畫也不缺乏,但是顯然宮崎駿有意要藉由這部號稱的引退作來做為自己多年下來創作生涯真正的註腳以及為自己的人生觀作最後一次的傳達,而且是向那些看著他動畫長大的大人觀眾傳達,因為,他覺得我們看得懂了,可以理解了,即便他遞到我們面前的只是一杯白開水,但卻是一杯反璞歸真、耐人尋味也無可或缺的開水,不再需要奇幻童話的華麗包裝,也不再需要透過龍貓、千尋、娜烏希卡來作為代言人。

崛越二郎,零式戰機之父,再加上崛辰雄的小說情節,宮崎駿將其融合成自己的【風起】。片中的二郎其實已經不再是二郎本人,而是宮崎駿自己的化身。他和過去作品中的主角往往是一位堅強剛毅的女神不同,崛越二郎不會飛,即便擁有飛行的夢想也做不成飛行員。他畢生的夢想就是打造一架心目中最完美的飛機,但是這些飛機卻是必須因應戰爭而製造,他有個相知相惜的愛人,最後卻還是得承受一切的失去,不只是愛人回不來了,就連他一手打造的驕傲,在最後的夢境中,對二郎而言也沒有一架可以飛得回來,甚至兩位男女主角本身也不是什麼完人,也都有著自己任性自私的一面。雖然不論是災難的殘酷也好、戰爭的殘忍也好、男女主角之間的戀愛也好、生離死別的哀痛也好,甚至是崛越二郎對夢想的執著和投入也好,其實宮崎駿都選擇了輕輕提起,輕輕放下,一架紙飛機在天空盤旋、接帽子接雨傘、關東大地震引發的烈焰大火也只給了一個濃煙密布的遠景、以及更多的抽菸和若有所思,和即使一邊工作也不忘緊緊握住的手,宮崎駿以恬淡樸實的幾個象徵,以緩慢的節奏,巧妙的隱藏了背後深沉的情感、哀戚和無奈。但是生活在這個大時代的人們,甚至如同崛越二郎一般背負著各種沉痛的人,終究還是得活下去,即便他最富創造力的十年到底了,心力交瘁了,但是風永遠不會停下來,而支撐著人們活下去的,也正是這些在宮崎駿刻意隱去傷痛之後的,所浮現在觀眾眼前,那平淡和緩、樸實無華但卻最無法拋卻的夢想以及最真摯的愛和幸福。


以故事和劇情資訊量來說,或許也是宮崎駿作品中最少最簡單的,畢竟是類似傳記型的平鋪直敘。在許多沒有台詞的內心戲和長鏡頭,就是同樣已經是不朽傳奇大師久石讓盡情發揮的地方。甚至可以說,整部【風起】真正在說故事的人,並不是宮崎駿,而是久石讓。

當男女主角在火車上第一次相遇,女主角伸長了手接住帽子,隨後而來首次出現的愛情主題就已經足夠催淚,在進場前事先得知可能會有悲劇收場的情況下,那聽了令人柔腸寸斷的主題隱隱約約在兩人初次甜蜜邂逅時就埋下了伏筆,隨後在各種靜謐悠遠和視角轉換的場景之中,久石讓的配樂完全成了主幹,甚至給人一種或許【風起】根本不需要台詞,不需要對話,直接交給久石讓來以如泣如訴的音符來詮釋整個故事就可以了的感覺。這兩人的合作默契實在是傳奇中的傳奇。

每一個傳奇,最後終將會結束。雖然宮崎駿喊著要引退也已經喊了好幾次,但隨著年華老去,或許,這次真的會是最後一次,但也正是因為如此,我們才會懂得珍惜,因為每一樣美好的事物最後都有可能會消逝,如果我們選擇遺忘的話。不過,相信全世界看著宮崎駿動畫長大的觀眾,都不會忘記宮崎駿和久石讓這對影音拍檔為大家帶來的種種回憶,然後,也會將他們留下的傳奇繼續傳承下去,給下一代的孩子們知道,嘿,這就是我們以前小時候看的宮崎駿!

創作者介紹

影形人Cyclops' Nerd Field

Cyclop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吳立暉
  • 寫的真棒!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