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披著科幻末日的外衣,但【末日列車】這部片其實是一個政治寓言,而且是一個非常荒謬的寓言。

世界遭受毀滅性的災難,倖存的人類只能擠在狹小的空間之中,階級差異、資源分配等問題使得這個密閉空間成為現實社會的殘酷縮影。類似架構設定的故事其實在科幻類作品中並不罕見,但有趣的是,不管是因為原作的關係還是由於編導的風格,本片從一開始就以肅穆的氣氛開始講述一個非常惡搞的末日設定。因為溫室效應越來越嚴重的關係,於是科學家們發明出了一種冷劑可以替地球降溫,結果竟然直接把整個地球變成了生機不存的冰天雪地。令人額上生出三條黑線的故事背景,使得一股黑色幽默和荒誕隱隱流竄在肅穆沉重的配樂和畫面氛圍之下。

黃衣肥女的出場是前艙乘客除了警衛之外的首次現身。那腦滿腸肥又突兀的鮮黃色配上皮笑肉不笑的詭異,不斷丈量小孩的身高,隨後滿意的帶走兩名兒童,也使得後艙貧民區乘客長期累積的不滿越來越高。而當觀眾以為這個黃衣肥女已經夠奇怪的時候,又出現了一位「部長」前來發表令人感到渾身不舒服的演說。這段完全歸功於Tilda Swinton的精湛演技。這位氣質特殊出眾、能優雅能中性,可以演女王可以扮天使更能夠當惡魔的女演員在這裡演出一個擁有各種噁心表情,令人印象討厭到深刻的角色。但更可怕的則在於那番「鞋子帽子」論,以及那不把人當人看的嘴臉。同時也從她口中透露出了Wilford這個列車上宛如至高無上的存在。

藉由前艙神秘內應的信息,先是奮不顧身地以命試槍,確認了警衛手中的槍彈只是虛有其表,Curtis帶領後艙乘客開始了他們的革命,也順利地救出了列車保全設計師南宮明秀和他那疑似有預知能力的可愛女兒,只可惜這對父女卻疑似嗑藥嗑到腦袋有些不清楚。雖然看似一切順利,過程中還明白了令人作嘔的真相,也就是他們每天吃的那像仙草凍或龜苓膏的合成蛋白質塊原來都是蟑螂等昆蟲所製造而成。但是終日待在暗無天日後艙的Curtis終究對於前艙狀況不了解,在暗無燈光的隧道中遭逢了大危機,關鍵時刻想起了小孩偷走的火柴,以火把成功反擊了頭戴夜視鏡的帶斧警衛,甚至狠下心來犧牲了從小跟隨崇拜自己的副手,換取之後能夠挺進前艙引擎室的契機。

這整段的走勢還算是中規中矩,動作場面血腥直接,Curtis也展現出了身為領袖的果決和捨得,同時倒也不失人性。但自此以後,由部長領路之下,前艙的各種神祕面貌也逐漸揭開,故事自此進入了有些匪夷所思、超越科幻來到了奇幻的荒謬發展。沒想到前艙竟然有著海底隧道、新鮮現做壽司吧(師傅甚至還是位黑人)、三溫暖蒸汽浴、肉品冷凍屠宰室、各種稀奇古怪的夜店、貴婦花園、優雅咖啡廳和豪華酒吧,乘客穿著打扮光鮮亮麗奇裝異服兼而有之,有貴族有西裝有龐克,各種突兀至極的情景,幾乎根本不可能在火車車廂當中實現的場所,偏偏都一節一節的在Curtis一行人眼前揭曉,各種和後艙那骯髒凌亂貧民窟無法比擬的環境,即便是以「完全不同的世界」來做比喻也無法形容那種有些背脊發毛的荒謬詭異。其中最可怕的莫過於那布置溫馨明亮的教室和課程,以及那位懷有身孕表情浮誇,甚至還在雞蛋籃子中掏出一把機關槍掃射的老師。本片在這裡花了不少時間去描述所謂的「教育」,透過童稚歌聲所唱出的造神、洗腦、偶像崇拜等等,其實比起前半段的暴力屠殺血肉紛飛還要看得心驚膽戰。

就在引擎室前,失去了所有同伴和精神導師的Curtis也終於向南宮明秀說出了自己其實並不是個英雄的過去,但他依然堅持要見上這列火車的製造者Wilford一面。在前頭的鋪陳中,其實非常好奇Wilford這人究竟會是由哪位重量級演員來詮釋,在引擎室打開之後,原來是Ed Harris這位老面孔,可說是非常放心的人選。而他也絲毫無愧大魔王的身分,原來整場革命都只是一場戲,一場會讓人聯想到【駭客任務】系列的戲,其目的只不過是想要平衡後艙的人數,並使得列車(世界)能夠持續運轉下去。荒謬透頂的革命旅程,換來的卻是Wilford口中那悚然而驚的「人性」,順便活生生血淋淋的道盡了這個世界上的「現實」。
Wilford給了Curtis一個機會,取代自己的機會。但卻沒有給他選擇,也就是說即便Curtis取代了Wilford,那麼列車(世界)還是一樣,本質依然不會有什麼改變,也正呼應了一開始Curtis所說,到了前艙或許自己也會變得跟他們一樣,而他自己其實也一直不知道,衝進了引擎室之後,究竟應該做什麼? 怎麼做?

就在Curtis崩潰之餘,南宮明秀的女兒Yona運用了透視眼能力,救出了一開始被抓走,其實是被當作替代零件使用的小孩,Curtis這才醒悟到,他要做,或該做的事情,其實一直都不是什麼改變世界體制或更形而上的複雜理想,說到底,他會願意站出來不就只是想拯救眼前受苦的人而已,就這麼簡單。於是他犧牲了自己,和南宮明秀一起用軀體保護了Yona和那小孩免於爆炸火焰的侵襲。

而南宮明秀這個一直以來把自己裝作毒品成癮的大叔,其真正的計畫是希望炸開列車門逃出去,想辦法在溫度可能已經回升的地表上生存。最後車門爆炸,引發雪崩,列車翻覆。在Curtis和南宮明秀犧牲之下,Yona和黑人小男孩緩緩步出車廂,遠方雪山上的北極熊則像諾亞方舟的橄欖枝,象徵著世界已經開始恢復生機。至於社會? 政治? 現實? 體制? 或許要改變這些終究是太過困難,要馬炸開車門,突破框架,觀察等待,時機成熟後一舉另闢蹊徑,但是如果自己不是這麼天縱英才,那麼就伸出手把困在引擎室當中淪為人工零件的小孩救出來吧。

而最荒謬可怕的事情,其實根本不在於電影中所描繪的列車車廂情景。而是這些離奇荒誕到看似不可能的暗喻,其實離我們這麼相近。

創作者介紹

影形人Cyclops' Nerd Field

Cyclop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