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蹲在籠子前,輕輕戳了戳籠內那團棉花似的東西。

  本來應該是很溫暖的,但現在卻是冷冰冰的。

  為什麼你不動了呢?我拿來你最愛的牧草球囉。

  她帶著滿腔疑惑,跑去問媽媽,只見媽媽眉頭一皺,走到籠子前,打開籠子,將兔子的屍身提了出來。

過了良久,她才知道,這就是死亡,而死亡代表著,平常和自己最親近的好朋友再也不會蠕動著鼻頭,蹦啊蹦的跳到自己的跟前討磨牙點心。

  但當下她什麼也不知道,她只覺得有一種充塞胸臆的悶痛,彷彿有什麼重物壓在自己身上。

  她很想哭,但她哭不出來,一如往常。小孩,尤其小女孩,應該都是很愛哭的,但她不然。雖然這不代表她沒有感情,她可能還比大多數的小孩都還要來得纖細感性,但她偏偏就是哭不出來。

  以前,她會蹲在籠子前,和兔子聊天說話,分享心事,但現在,她唯一的傾訴對象也消失了。

  於是,她拿起了紙和筆。

  雖然字還認識的不夠多,但配上注音符號也勉強堪用。

  她寫了一封信給她的兔子。雖然兔子根本收不到信。

  不過,後來所有的人都看到了,這倒是她始料未及的事情。

  她坐在書桌前,愣愣的看著獎狀,和五百元的圖書禮券,還沒有從今天早上怯生生走上司令台領獎時的緊張恢復過來,甚至還有點罪惡感。

  好像洩漏了好朋友要求自己守口如瓶的秘密一樣。

  情意真摯、文筆流暢、思想成熟……當她看到評審老師的評語和她的作品,一起被齊整的印刷字體打印在校刊上的時候,她總算稍微從當初老師偷偷將她的作品拿去投稿的難堪恢復,某種異樣的感覺漸漸取而代之。

  之後,她在老師的鼓勵之下嘗試著寫了幾篇作品,水準卻一落千丈,都以失敗告終。

  空蕩蕩的兔籠後來也不曾再用過,不知道被收到哪個角落去了。

  她珍而重之的收藏著當年那份校刊,連同裱框的獎狀一起。

  可能她再也寫不出好作品了吧,當初或許只是曇花一現,她心想。

  幾年過去,就在她連對小兔子都快失去印象的時候,一場車禍發生了。

  她坐在機車後座上,載她的人是從她升上高中以來就十分照顧她的學姐。

  當學姊決定冒險從兩輛公車之間的縫隙穿過,悲劇就這樣發生了。

  雖然人人都認為這是一場意外,但事發當時嚇傻了的她知道不是。

  要不是她補習快遲到了、要不是她的背包擦撞到一旁的公車、要不是學姊為了保護自己而在最後關頭轉向……

  雖然責任不是全在她身上,但她卻無法不怪罪自己,尤其是學姊慘死輪下,自己卻僅是手腳擦傷,還能顫抖著打電話叫救護車,當時她還抱著一線希望。

  她沒有受到任何人的苛責,所有人都認為這是一場意外,但她卻受不了自己對自己的苛責,不過她倒也沒有在學姊的告別式上痛哭失聲,從小,她就流不出眼淚。

  她回到家,打開電腦,深吸一口氣,把雙手放在鍵盤上,那是一種久違的感覺,差點忘懷的感覺,以哀傷的沉重姿態再臨。

  三個月後,她站在全國文學獎高中組的頒獎台上。

        這是獻給妳的,學姊。她心裡默默的禱念著,一樣珍而重之的將獎牌收藏起來,就在兒時那張獎狀旁。在此同時,爸爸和媽媽急急忙忙地出門,趕往醫院,據說奶奶因為肺炎併發而住院。

        雖然相處時間不多,但天底下也很少有不疼孫女的奶奶。想當初小兔子就是奶奶力排眾議送給她的。

但就在探望了雖然躺在病榻上,逐漸消瘦但慈祥笑容不減的奶奶幾次之後,奶奶終於還是不敵病魔,溘然長逝。

同樣的感覺再次不斷催促著她,彷彿要透過指尖湧現出來一樣。這回,她在鍵盤上運指如飛,簡直有些欲罷不能,狀況絕佳,好到她心裡都早已預料,自己肯定又會再奪得一個新的獎項。這是獻給你的,奶奶。       

三個文學獎項,一字排開。她看著這三面各異的獎狀獎牌出神。意料之外的兔子、自己害死的學姊、意料之內的奶奶。她失去了他們,卻又好像重新贏回了他們。失去不是只能留下傷心的回憶,她心想,至少,沒有人會因為得獎而不開心吧? 更何況她曾一度認為自己可以在這方面一展長才,卻事與願違,以為只是曇花一現,如今,間隔數年,第二座獎、第三座獎,卻接踵而來,雖不能說措手不及,但卻有種異樣的快意。

人生中或許還得面臨更多的死亡,更多的失去,但換個方式去面對,用自己的文章把它們寫出來,贏回來,可能也沒有什麼不好。她告訴自己,一面將獎狀獎牌取出來,布置在自己的小房間顯眼的牆面上。

第四座獎項,紀念的是初戀。

第五座獎項,紀念的是爺爺。

第六座獎項,紀念的是大伯父一家人。

第七座獎項,大伯父一家人得分兩次紀念。

第八座獎項,紀念的是父親。

第九座獎項,紀念第二任男友。

第十座獎項,紀念一位手帕交。

第十一座獎項,紀念自己的妹妹。

第十二座獎項,紀念的是自己第二個孩子。

 

所有失去的,她就用文字把他們寫回來,然後,化作獎牌、獎盃,裝飾在牆面上。

這是一面紀念之牆,死亡之牆。

只是,沒有人知道,初戀男友之所以會溺水,是因為她謊稱自己的手表掉在湍急的溪水之中。

沒有人知道,大伯父一家之所以會慘遭祝融,是因為她一時好奇偷換了保險絲。雖然她的確沒有料到這樣的後果。

沒有人知道,她沒有阻止醉醺醺的父親奪走車鑰匙。

沒有人知道,她鬆開了第二任男友的手剎車。

沒有人知道,她偷偷鋸斷了手帕交的高跟鞋後跟。

好吧,妹妹那場空難真的是場意外,即便是因為她的關係而改了班機。

 

現在,她正在泡著給自己老大喝的奶粉。

因為之前的粗心大意,沒料到老二的年紀還太小,下的慢性藥份量重了些。計畫中本來應該是老大先死的啊,她有點自責。

 

紀念牆上成果輝煌,她一邊搖晃著奶瓶,一邊讚嘆,很快地就將自責拋到九霄雲外。

 

文學真是我的全部啊! 她滿足的笑著。

創作者介紹

影形人Cyclops' Nerd Field

Cyclop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