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ve-jobs-movie-2015-holding.jpg

提到「賈伯斯」這個人的時候,你最先想到的會是什麼?

 

除了他創造了如今依舊有無數狂熱信徒的蘋果現象之外,大概都會先聯想到他在發表會上,一席簡單的素色襯衫,無比自負、彷彿信手拈來卻魔力十足的行銷簡報。賈伯斯在發表會上彷彿一位老練的舞台劇演員,用簡單的道具演出一場又一場擄獲人心的獨角戲,而他「下戲」之後的模樣卻又是如此的神祕,僅有各種場邊耳語能夠側寫。

 

本片打破一般傳統傳記的描述模式,竟然僅用三場宛如他個人印記的「發表會」來當作敘事主軸,而發表會的本身竟然也不是重點,而是刻意將所有他的人生中的重要人物諸如朋友、家人、助理等等通通安排到發表會前半小時的後台,透過舞台劇一般的安排,獨留Michael Fassbender飾演的賈伯斯站在舞台的正中央,然後讓配角們輪番從旁上陣,和賈伯斯進行連綿不絕的理念及情感衝突和針鋒相對的對話,雖然從來沒有讓真正的發表會本身重現,但其實還是很像「賈伯斯的發表會」,只不過把舞台轉了個180度,讓我們得以一窺後台的秘辛、一窺賈伯斯這個人從鎂光燈閃爍的發表會舞台走下來之後,或著說這位科技之神走下神壇之後,究竟他的內心長成什麼樣子,是不是就如同傳說中一般的冷酷、嚴苛、不近人情。而透過發表會開始的時間倒數和助理的聲聲催促,甚至還有種拆解定時炸彈的緊張壓迫。這種將劇場後台拆解開來的手法也令人聯想到《鳥人》,如果也來個一鏡到底的話想必很有感覺,不過Danny Boyle顯然不想重複這種方式,但也不表示他的攝影和剪接沒有看頭,還是有各種值得玩味的技法、符號和有點情境喜劇一般的誇張構圖

SteveJobs3.0.0.JPG

 

Michael Fassbender一開始的表演讓大家看到的是一位年輕的、稜角畢露的賈伯斯,就如同傳聞中的印象,他固執、堅持、對待自己的女兒也是冷冰冰的,彷彿一台電腦一樣不帶感情,每一個小細節都吹毛求疵,是一種「見山是山」的概念。雖然長得不像是我們比較熟悉的、那位近代的賈伯斯,但的確有一種,對,他就是那個賈伯斯的感覺。再來,第二場發表會之前,賈伯斯已經遭遇過一場人生中最大的挫敗,他和亦父亦友的John Sculley狂風驟雨般的爭執決裂,看得到賈伯斯的怒氣和情緒。雖然他的語調依舊輕聲細語、有氣無力,沒有太明顯的表情和怒吼,但整段戲不斷剪輯穿插不同時間點的吵架以及董事會上的真相,賈伯斯不為人知的一面終於開始顯露在外,這時候電影所賦予以及Michael Fassbender個人詮釋交互呈現的是「見山不是山」,賈伯斯的人味慢慢散發出來,他也真的開始接受挫敗而逐漸轉變,投身NEXT著眼的並不是那個他其實早就知道會和麥金塔一樣失敗的硬體定位,而是埋藏在後,那個更深遠的作業系統開發。

5-of-the-biggest-things-in-the-new-steve-jobs-movie-that-are-made-up.jpg

 

到了第三次的發表會,這時候的賈伯斯也越來越接近近代觀眾最常在發表會看看到的那個賈伯斯形象,而他竟然會在彩排的時候說笑話,對老搭檔Steve Wozniak釋出一點點善意(即便他還是堅持不在自己的產品發表會上提起不相干的任何往事),但是正當氣氛輕鬆的時候,每一次都會固定出現的幾位人物和情感還是會突如其來,這時候的賈伯斯好像依然還是年輕氣盛的那個賈伯斯,他的藝術家性格、不通人情都還健在,但是經過前兩次「是賈伯斯」但又「不是賈伯斯」的翻轉之後,現在的賈伯斯則是「見山還是山」,融合了前面的兩個時代,以三次重要的發表會,完整了至少是編劇、導演甚至是演員一起心目中的那個賈伯斯形象。從一開始的絕對準時開場,到後來不和女兒和解的話寧可讓全世界等著;從一開始和Steve Wozniak的兩種沒有對錯、僅是需求不同的理念碰撞,到中段無意間吐露護著朋友的心意,又到最後一點點幽默的小妥協,雖然兩人終究還是在會場大吵了一架,但也正因為是最沒有顧忌的朋友才可能這樣彼此說出心裡話,賈伯斯甚至有點受傷的認為「你也從來沒尊重過我的堅持」,而Wozniak最後還是悄悄地推開門,走回了發表會場;從一開始他對於親情和其他各種情感的不信任及互動障礙,到最後他終於能夠誠實面對女兒而願意將自己的愛表達出來,甚至還連結到iPod的問世;從一開始和John Sculley惺惺相惜,中段兩人決裂,最後事過境遷的互相和解,失敗的PDA產品也埋下未來iPhone橫空出世的伏筆。至於「提到惡魔,工程師就來了」的兩個安迪之一的Andy Hertzfeld就比較倒楣了一點,但賈伯斯說「我一直都很欣賞你啊」應該也是真心話無誤。

SteveJobsFassbender-V2.jpg

 

本片的切入角度只擺在如何藉由所有配角和賈伯斯的對手戲中建構出他的一生,無意探討後續那些天翻地覆的科技革命,雖然好像沒有真的演到賈伯斯的人生,但卻好像通通都演到了,就跟Michael Fassbender的精湛演出一樣,雖然好像不是在模仿,明明感覺不是那麼的相像,但又覺得很像。這個賈伯斯不是那位在發表會上,講著完美的簡報的大神,而是那個最後在女兒眼中,緩慢走向自己,拉近距離,就像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不是如同電腦一般冰冷,但面目又逐漸模糊,以一個已經逝去、令世人永遠都無法捉摸清楚的身影作結。或許他不是個理想的模範,但的確是這個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史帝夫賈伯斯。

1015_steve-jobs-daughter-lisa.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影形人Cyclops' Nerd Field

Cyclop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