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inferno-movie-2016-poster-international.jpeg

 

講一句「黔驢技窮」絕對是苛刻了,畢竟我還是很吃Dan Brown這套。我喜歡《達文西密碼》、更愛《天使與魔鬼》,即便是大家罵翻了的《失落的符號》也還是當「爽書」看得津津有味,而在《地獄》中,其實Dan Brown多少有試著在固定套路的歷史文學符號解謎以外,嘗試更多的陰謀手法、劇情翻轉和情感描寫,電影改編的計畫也跳過了可憐的《失落的符號》,直接找上《地獄》,畢竟要阻止可能導致人類滅亡的生化危機可能比阻止一些美國政府的私密影片外流到YouTube上要吸引人一點。

 

可是話又說回來,Dan Brown的書雖然情節緊湊,又刻意寫的好像就是為了改編電影而存在,處處都是好萊塢大片的影像感,但是這幾本小說真的適合改編成電影嗎? 或著說,目前的改編成績算是好的嗎? 其實好像也不見得。畢竟Dan Brown招牌的資訊爆炸和引經據典的解說,要如何呈現在大銀幕上其實非常仰賴編導的功力。《達文西密碼》多半是靠Ian McKellen充滿魅力的說書和彷彿《鋼鐵人》3D介面的解謎視覺畫面撐過去;《天使與魔鬼》則更像《火線追緝令》那般的在阻止連續殺人犯,又能夠靠著緊張的讀秒和梵蒂岡的大場面混過去,但《地獄》的但丁神曲在書裡已經有點像是「因為我要有經典,所以次這次就挑個但丁吧」,改編成電影勢必又要更簡化,甚至連前兩部一些具有巧思的解謎特效和堪稱俐落的剪輯都不見了,看著Tom Hanks吃力地奔跑,又覺得其實好像不需要這麼忙碌。

 

inferno-tom-hanks-felicity-jones.jpg

 

而第二次看到所謂的「劇情逆轉」,又突然覺得這其實也算是多此一舉,而原本帶著一點惆悵宛轉、正邪難分的小說結局,在電影中也被改成極為單純,失去了最後又一個回馬槍的餘韻,書裡極富魅力、書外也被Felicity Jones詮釋得迷人的Sienna,瞬間就只是個無腦迷妹,看不出融合偏激瘋狂和悲天憫人的天才Zobrist的全盤深意,而但丁和無緣愛人的傳說,則莫名其妙的移植到Robert Langdon的黃昏之戀上頭。

 

不過,若是根據電影最後的改編,或許拿來隱喻「活在自己創造出來的地獄」倒也說得通。看看劇中的Sienna,在Zobrist演講時那專注地凝視,即便後來兩人陷入愛河獨處,提到「救世」的理想,Ben Foster其實有把他內心對於散播病毒的動搖演出來,但是最可怕的是Sienna反倒比他還要執著,最後的行動也是毫不猶疑的果決和瘋狂。搞了半天,其實最瘋的人是Sienna,而這批Zobrist的信眾,雖然都相信自己是在「拯救世界」,但其實都活在自己的執念之中而不自知,也體會不出Zobrist早就透過層層謎題埋下的猶豫。就外人來看,或許他們自認光榮犧牲,但無疑也只是活在自己打造出來的「地獄」而不得超生罷了。

 

Inferno-Poster-3.jpg

 

Ron Howard第三度執導系列作,但也顯然快要不知道怎麼拍才能找回一開始的活力和創意。如同Hans Zimmer這次被大量迷幻電音綁架的配樂一樣,彷彿都跟著Langdon一樣失去記憶,茫茫然之間,不知道下一個音符或畫面應該怎麼落子,所以也誕生了系列作最差的配樂和最無感的結局畫面,同時原著努力表達的人文省思也跟著消失殆盡。

 

或許Dan Brown還會繼續生出小說續作,但是越來越老的Tom Hanks還有沒有機會扮演Robert Langdon教授帶領我們在大銀幕上揭開秘辛、參訪古蹟呢?這個謎,恐怕連他自己都解不開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影形人Cyclops' Nerd Field

Cyclop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