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第九章



亂世狂刀冷眼環視身前一眾黑衣蒙面客, 道:"匪徒! 沿路屠殺村落, 處決鏢車人馬, 組織嚴密, 手段兇殘, 說出你們的據點巢穴, 亂世狂刀或許只會廢去汝等武功, 留你們一命! "

為首的黑衣人恍若不聞, 低聲道:"殺!"

只見其餘黑衣蒙面者縱身撲向亂世狂刀, 狂刀哼了一聲, 道:"不知死活!" 肩上獅頭寶刀在空中轉了一圈, 插進土中, 激起塵砂萬丈, 一股雄渾無濤的氣勁使得眾黑衣人無法近身, 狂刀大喝一聲,手掌重重往刀柄獅頭一拍,又是數道刀氣發出,黑衣人眾避無可避,紛紛筋折骨斷,傷重倒地.但是為首的黑衣人卻抓準了這一隙之機,逃逸無蹤.

亂世狂刀拔起獅頭寶刀,見一旁樹幹釘著一張白紙,紙上寫著三個斗大的大字"絕龍嶺". 狂刀皺了皺眉頭,轉頭詢問魏東權:"絕龍嶺在什麼地方?"

魏東權躬身道:"恩公,此地已屬絕龍嶺範圍,但是真正的絕龍嶺,尚需穿過距此大約五里路的絕龍道.那裡人煙稀少,地勢險惡,從來沒聽說過有什麼厲害的黑道聚集在那兒."

亂世狂刀道:"嗯,帶著你的人馬去養傷吧." 語畢,挺拔身影舉步邁進絕龍道的方向.

魏東權雖有心相助,但自知實力差的太遠,也不敢開口,獨自暗中沉吟:"絕龍嶺......憑我多年走鏢經驗,此地絕不可能有這等厲害的綠林組織.聽亂世狂刀語意,這批匪人似乎一路燒殺擄掠,他便一路追趕下來......此事未免太過巧合......更何況......聽聞亂世狂刀的得意絕學乃是狂龍八斬法......絕龍嶺這名字聽起來就有不祥的預感......不成,事關道教傳人,這趟鏢就算了吧!"

魏東權手一揮,高聲叫道:"大夥兒回鏢局!"





受素還真囑咐,黑白郎君南宮恨駕著幽靈馬車,來到武林傳說中五大險地之一的"陰陽淵". 黑白郎君跳下馬車,饒是他閱歷豐富,也不禁咋舌."陰陽淵常年流動著兩股地氣,一陰一陽,不斷朝著中心如同漩渦一般的捲動,由於其特殊的地形和流向,使得陰陽二氣互融相生." 黑白郎君看著眼前的峽谷以及流竄於峽谷當中的灼熱炎氣和陰寒凍氣,心中暗道:"平常絕不可能同時及體的陰陽二氣,在此地卻奇蹟般的共存共生.但也因此使得周圍生機不存,素還真卻要我在這裡找尋生長在中心處的陰陽粟......嗯......"

猛地,南宮恨拔身而起,躍進峽谷之中.

南宮恨甫與氣流接觸,立覺炎熱難耐,但是寒氣卻穿過重重炎氣透了過來,極端的冷與極端的熱同時及體,兩者非但不能抵消,卻彷彿互相助長其威,看似矛盾的極端,考驗著南宮恨的畢生功力.

"嘿!素還真這次給我找的麻煩可不小啊......" 南宮恨提起真元,以深厚內功護體.由於此時不論使用陽屬性或是陰屬性的功力護身,都是萬分危險,因此南宮恨運起了"氣化無極"之法,此法正是其獨門絕學" 一氣化九百"的基底內功.只見黑白郎君一邊將周身的陰陽二氣導引分離,再分別以陰或陽的上乘內功將其消散無形,一邊緩步向前.

一道黑白雙分的傲然身影,走在陰陽合流的危境之中,只有南宮恨無所畏懼的神色.不到一刻間,已向前邁了二十六步之多.

黑白郎君體內真氣流轉,又向前踏了十步.此時黑白郎君已感到內力有些不繼,額上汗珠也開始冒出.南宮恨嘿了一聲,深深吸了一口氣,全身功勁放出,擋開了周身的陰陽之氣,縱身上竄,跳上峽谷頂端,脫離了氣流範圍.

"此地果然凶險萬分,要到中心取物,只怕還得在想想別的方法." 南宮恨走出陰陽淵,盤膝坐地,運功復原適才所損失的功力.

就在不遠處,兩條人影躲在巨岩之後,暗中窺視著黑白郎君的一舉一動.

"那廝正在運功,是吾等偷襲的好時機吶!" "且慢,黑白郎君成名已久,必有過人之處,無須躁進.我門的任務只是看守此地,不必打草驚蛇." "哼!吾自上古時代就待在中原,對黑白郎君並不陌生,憑吾等二人之力,收拾這小子綽綽有餘." "這......" "良機稍縱即逝,嗯! 引歸殺象吶!"

語音剛落,只見一道掌氣穿地而行,猛然上竄,轟的一聲響,擊中了盤膝坐地的黑白郎君!

不料南宮恨的身軀卻突然化做石塊四散飛出,人影驚道:"可惡!中計吶!"

只聽得身後豪邁囂狂的聲音響起:"傲笑天地間,黑白兩不分;馬車幽靈影,瀟灑一郎君!" 正是黑白郎君!

那人連忙轉身,黑白郎君重掌已至,那人伸出左掌相抵,砰的一聲響,周圍飛砂走石,黑白郎君凝立不動,那人倒退數步,驚怒交集,顧盼四周,自己已是勢單力孤,同伴竟爾不在.

黑白郎君冷眼瞪視著眼前敵人.只見一襲土黃術士袍,右手拿著一根拂塵,面容詭異之極,竟是有如棺材一般的外型,五官猙獰,甚是駭人. 黑白郎君冷冷的道:"最後一次聽說你的行蹤,是你在鬼隱手下為奴的時候.如今又是找到什麼有力的靠山了?鬼王棺?"

"哼!你假意進入陰陽淵探查,其實早就知道吾在外監視,隨後裝做功力大損,引誘吾出手." 鬼王棺咬牙切齒道:"是素還真要你來的嗎?"

黑白郎君道:"是!"

鬼王棺嘿嘿一笑,道:"不愧是素還真,天脊峰的天地靈氣一毀,果然就注意到了陰陽淵.不僅如此,還讓你以替一頁書採藥之名鬆懈吾界的戒備."

黑白郎君手中陰陽扇一揮,氣勁掃出,大喝道:"此時省悟,已然遲了,我就順手除去你這活太久的蟑螂吧!"

鬼王棺舉起拂塵擋架,身子向後飄出七丈,南宮恨趁勢追擊,掌劈開山裂石,扇揮狂風崩雲,招招凌厲,鬼王棺毫無招架之力,片刻之間已然險象環生. 鬼王棺怒道:"南宮恨!你雖能敗吾,卻殺不了吾! 吾的魔源不斷再生,憑你也毀不去吾的魔源!"

黑白郎君笑道:"把你擒回琉璃仙境,那裏有個暴力和尚在等你."

鬼王棺驚道:"一頁書! 他......他不是重傷嗎?"

黑白郎君笑道:"就憑你這點本事,也妄想揣度一頁書的安危?" 談笑之中,黑白郎君仍是招招緊逼,不容餘地.

鬼王棺咬緊牙關勉強支撐,兩人已堪堪拆了三十餘招,南宮恨道:"最後一招,敗你!"

鬼王棺眼中猶如噴火一般,怒極氣極,提起內元,拂塵拋向空中,雙掌運化法印,霎時間,邪源魔氣貫走全身,正是"無上魔法-陰靈扣命". 黑白郎君以單掌運使陰陽扇,陰陽扇在空中縱向不斷旋轉,另一掌提起功力,藉由陰陽扇旋轉之勁加強旋勢的破壞力,並散發出刺骨寒氣及陣陣藍光.

鬼王棺大喝一聲,雙掌推出,黑白郎君喝道:"寒月魄!" 一掌一扇推向鬼王棺雙掌.

三掌一扇相交,再度爆射出無數氣勁掌力,一陣煙霧瀰漫,塵埃落定之後,本該落敗甚至傷重嘔血的鬼王棺,卻依舊安然無恙,本該是這場戰鬥勝利者的黑白郎君,衣袍卻濺上了點點鮮血,一柄精光燦然的短劍自左肋下透了出來.

鬼王棺哈哈大笑,拾起拂塵道:"遙遙天涯拚死生,靜靜咫尺索命魂吶! 今天黑白郎君的命,也將被吾索走吶!"

黑白郎君身後那人將短劍拔了出來,黑白郎君創口血如泉湧.南宮恨咬牙不哼一聲,伸指點了傷口週遭穴道,稍緩血流.

鬼王棺獰笑道:"南宮恨,在暗中窺視你的不只是吾,還有你背後,無聲無息,專長暗殺的影無人." 鬼王棺走向黑白郎君,將臉湊近黑白郎君,續道:"沒錯,吾等的確中了你的引蛇出洞之計,但吾等原本的計畫,便是吾先發出引歸殺象傷你,再由影無人暗施致命一擊.但是引歸殺象擊中誘餌時情況有異,影無人遂繼續隱藏,而吾假意落敗,也只是為了讓你大意,好製造影無人偷襲之機吶! 否則,你南宮恨縱使厲害,想在三十五招之內敗此時的鬼王棺,也未免太過容易了吧?"

黑白郎君按住創口,苦笑道:"沒錯,是我大意了."

影無人冷冰冰的道:"不可一世,把別人的失敗當成自己快樂的黑白郎君,面對自己的失敗,又是做何感想?"

黑白郎君咬緊牙關笑道:"我還沒失敗! 你們不用心急,再過不久,你們的失敗依舊是黑白郎君的快樂!"

影無人道:"誇口!" 手中短劍猛力向下插落,鬼王棺喝的一聲,排山倒海的打出一掌,黑白郎君站直身軀,仰天長嘯:"黃沙怒音揚!"

只見一陣又一陣的衝擊波以黑白郎君為中心點不斷向外散開,四周土石崩毀碎裂,威勢驚人,鬼王棺和影無人連連倒退,黑白郎君神威凜凜,即便受傷極重,血流不止,仍然震懾四方,威風八面.

鬼王棺恨道:"南宮恨!你身受重傷,失血過多,還妄想扭轉乾坤嗎?"

黑白郎君沉聲道:"我豈能死在小人之手?你們一起都給我上吧!"

鬼王棺右足一點,霎時欺近黑白郎君身前,施展"移形換體"身法,以"飛魔穿雲"進行貼身急攻,黑白郎君為求速戰速決,掌扇交錯,使出平生得意絕技"地煞七十二絕式",掌風虎虎,招式狠辣精妙,兼具速度靈動以及攻人要害之險,兩人鬥的難分難解,出招快極. 影無人手持短劍,掩蓋氣息,在外圍虎視眈眈,尋找可趁之機.
創作者介紹

影形人Cyclops' Nerd Field

Cyclop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