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著對超自然懸疑解謎的喜愛(X檔案萬歲)以及Ethan HawkeEmma Watson兩大演員的加持,還是來看了這部有些低調、聽起來跟《惡魔刑事錄》很像、其實年初就已經在美國上映、不算新的新片。

 

雖然本片牽扯到所謂的「撒旦崇拜」邪惡教派,自然也討論到所謂的惡魔究竟存不存在,不過這部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電影其實僅是借用了這項超自然的元素,去探討藏在看似平靜無波純樸小鎮底下的暗潮洶湧。而這些問題也不光只是出現在這個小鎮,即便到了現在依然是社會上許多爭議性的弊病,只是可能人們時常視而不見、沒有在意。

 

由於當時的社會氛圍和媒體正在炒作「撒旦崇拜」,導致警探辦案、社會輿論,都不自覺的中了這種集體恐慌。每一個人都可能誘導了別人、或著自願被誘導,導致謊言越來越大,越來越無法收拾,深入查案的警探和心理學家也都不時遭受噩夢侵擾,而最後這些疑神疑鬼也都不過只是自己嚇自己。這不就是現代許多所謂的「媒體焦慮」或著被社會氛圍、輿論印象壓得喘不過氣、壓出一堆心理疾病的寫照嗎?

 

當警探好不容易發現了所謂「迴歸式療法」也就是催眠敘說已經忘記了的記憶可能有問題的時候,一路上擔任理性分析堅強後盾的心理學教授大聲疾呼「這可是科學啊! 怎麼可能會有錯?」雖然他對宗教信仰的態度嗤之以鼻,結果他自己也是抱著「信仰」不放的固執派,只不過他的信仰是「科學」,自以為遵循科學就是理性、絕對不會出錯的超然。但回過頭來看他打從一開始對受害者加害者等人作心理分析的振振說詞,就只覺得錯誤連篇和可笑而已。

 

說到信仰,教會在這塊小地方扮演的力量也是相當強大,包括悲劇的Gray一家,許多人都是虔誠的教徒,這也間接使得和宗教信仰有關的傳聞流言造成更大殺傷力。但是信仰有用嗎? 最終悲劇的發生原因之一原來就在於教會對同志那赤裸裸的歧視,Angela也利用這一點把整個教會騙得團團轉。那位好像很懂、到處警告人們不要忘記惡魔無所不在的牧師,卻也沒有發現真正的邪惡就在自己的身邊,而自己甚至直到最後都還被蒙在鼓裡,傻傻地繼續挺身捍衛「柔弱無辜」的惡魔。

 

其實沒有人是壞人。Angela說起來當然也是有她自己的苦衷和想法,她父親雖然說不上稱職,但馬上選擇一肩扛起罪名當作對兒女的虧欠補償;稍嫌衝動的警探雖然也是被Angela迷昏了頭,但他畢竟也還是憑著正義感在查案,心理學教授當然也只是提供自己的專業協助,別無他意。但邪惡也是真實存在的,它存在每一個人心中,媒體、輿論、刻板印象、信仰在在迫使人們產生盲點、雙眼被蒙蔽、看不清事情的真相、任由心病滋長、謊話蔓延。或許真如心理學教授所言,心靈就像是一個複雜的迷宮,但是你不知道什麼東西住在裡頭。

 

電影本身是拍的平淡了些,破梗時機有點太早,或許也有觀眾覺得格局超小、認為故事根本沒什麼而感到受騙。故意挑了形象超良好的Emma Watson飾演這種雙面人當然也有點刻意的幽默,可惜應該再多給她三分鐘發揮一下面具被拆穿的反差,或許會讓效果更具張力一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影形人Cyclops' Nerd Field

Cyclop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